妇道剧情介绍

1-6集

妇道第1集剧情介绍

  

  邵华为了让雨禾生日过的开心就带着雨禾去上海玩,在共舞台里雨禾看见了二哥国仁,但是正好遇到叛乱,雨禾看到二哥从楼上摔下,邵华硬把雨禾拉出了共舞台,雨禾和邵华拉扯间邵华为救雨禾被车撞了。

  外面下着大雨,天兰还在家焦急等儿子回来,雨禾冒雨回家跪在地上求婆婆救韶华,国仁也被送到了白家。凤玲不久前才生下国仁的儿子,国仁就这样走了。

  天兰求金大夫救自己儿子,金大夫说他已经配了药,但是必须得有千年老参,而这老参只有他们的仇家单福全有。雨禾不知道董家与福全的恩怨 ,她自动愿意去求福全拿老参给邵华治病。

  瓢泼大雨,雨禾跪在福全家门口请见福全,雨禾终于晕倒在福全门口,福全让干儿子仲安把雨禾弄进了五,等雨禾醒来以后,雨禾跪在地上求福全把老参卖给她。邵华临死时还惦记着雨禾,让他娘不要埋怨雨禾。

  福全想起以前董家见死不救的事,就是不给雨禾老参,福全问雨禾是不是为了老参什么都愿意做。小春在外面喊着雨禾,但是雨禾此时同意福全提出的条件。仲安劝雨禾不要答应,但是雨禾为了救邵华什么都顾不上了。

  仲安为雨禾求情让干爹放了雨禾,甚至拿起刀自杀,福全在儿子的威逼之下把老参给了雨禾。

  在回家送老参的路上,雨禾他们的马车坏了,雨禾要走路回去送,但是车夫阿木说他跑的快还是他去送,小春不信任他,但是雨禾急着送老参回家顾不得那么多了,阿木拿着老参骑上马离开了。

  天兰在家等老参,她说如果雨禾求不到老参她不会饶了雨禾。

  福全在家发火说仲安胳膊肘向外拐,正好以真回来,仲安问她怎么没有留在老家,以真说留在那又得相亲。

  阿木拿着老参回家,说什么只有五行纯阳之男才可以碰老参,天兰救儿心切让阿木赶紧去煎药了。

  邵华喝下药睡下,天兰骗他说雨禾回去休息了,他说醒来要见雨禾。雨禾等不及就和小春走路回家。阿木给天兰说雨禾在福全面前脱光了衣服,天兰认为雨禾失去了贞洁,阿木故意说他得去接还在林子里的雨禾,天兰拦住他不让他去。

妇道第2集剧情介绍

  

  雨禾在林子里遇见了在共舞台看见过雨禾的人,但是雨禾不认识他,雨禾跪地求他带她会平城。

  韶华喝了药之后病情反而加重了,雨禾回到家被下人拦着不让她见邵华,下人也求天兰让她完成邵华的心愿,天兰就是狠下心不愿意。天兰出来对雨禾说她不会让带着其他男人的味道去见她儿子,天兰命下人把雨禾拉下去。

  邵华听见雨禾在外面哭着喊他的名字,金大夫实在看不下去将邵华搀扶到窗前,邵华如愿见到了雨禾最后一面。

  雨禾沉默不语,天兰把自己关到祠堂里面,她每天拜佛却还是失去了儿子,下人们没人敢进去,阿木进去抱住沉浸在痛苦中的天兰,阿木把责任推到雨禾身上,劝天兰为董家想想。

  雨禾拿着邵华的衣服抚摸,阿木安抚天兰帮她出谋划策。天兰竟然不让雨禾给邵华送葬,天兰说雨禾与两个男人同处一室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轻易求回老参,雨禾和她狡辩,天兰让雨禾跪下,但是雨禾发誓自己没被玷污,谁要敢阻止她送葬她就以死相拼。

  小春回白家让白家人去帮董家主持葬礼,但是雨禾大哥碍面子不同意,但是依云先应允了。国智去和爹商量邵华葬礼的事,白老爷愿意出面把邵华的葬礼办风光。

  小春会去告诉小姐消息,国智在自家说依云多事,原来依云都是为国智以后铺路。阿木说雨禾让白家来办葬礼是想压制天兰,他让天兰同意这件事,事办的越大,越容易对付雨禾。

  国智在家和爹商量葬礼的事,凤玲已经猜到了国智夫妇的打算,她明着说国智,他们爹阻止他们吵架。

  文叔对天兰说阿木不可靠,但是天兰却撤了文叔的职让阿木去负责账目,福彩3d走势图:说是文叔年龄大了让文叔休息。

  永嘉在外面跑够了回家吊儿郎当没个正经样的和他爹说话,这时国智送来了葬礼帖子。

  仲安和福全开了一家当铺,白天出来还得从后门出来,福全和仲安说话说如果他们董家过来道个谢他也就一笑泯恩仇了,可偏偏就是没有,仲安说他们可能是现在忙着邵华的葬礼,国智坐黄包车回家看见福全就赶紧让车夫绕路,福全没看见国智。

  雨禾无论如何也要去给邵华送葬,天兰在众多人面前说得感人之至说怎能不让她去送邵华最后一程。等长辈们走后,雨禾给天兰跪下说她以后会好好孝敬天兰,天兰冷笑一下出去了。

  雨禾回去和小春说这件事,她知道天兰还是记恨她。

妇道第3集剧情介绍

  

  国智晚上睡觉的时候对妻子说他看见福全了,福全也在等他们送帖子,仲安帮福全洗漱后去找国智,但是下人通报说国智不在家,凤玲听到了福伯对国智说的话就出去在门口支走了下人,亲自给仲安一份讣闻(葬礼的帖子)。

  第二天仲安让人把讣闻给福全说是白家人送过来的,国智去找凤玲算账,凤玲说死的是她丈夫她有这个权利。

  依云非要国智去要回讣闻,国智在福全的当铺门口徘徊,他从后门进去正好看见仲安,国智直接伸手要讣闻,仲安说什么都不给。

  以真从外面回来看见福全本来不想打招呼,福全喊住她说让陪他喝酒,以真说自己累了就先回去了。福全让仲安收好讣闻,他这是第一次受到邀请,得好好受到。

  雨禾拿着请帖名单让天兰过目,天兰摆面子说什么都不看。阿木偷偷摸摸进了天兰的屋,阿木看了名单,但是上面没有福全,天兰说没有福全他们明天的计划怎么实施,阿木说他会想办法。

  雨禾安排家里的人筹划邵华的葬礼,天兰去请教天兰,天兰竟友好的说让雨禾看着办,还感谢雨禾家人。

  阿木跟踪福全到茶楼,他故意在茶楼大声说他们家要办白事吸引福全的注意,福全下楼听阿木说是初五,福全急忙回去了。

  永嘉和他爹去董家参加葬礼,看见了雨禾。仲安去茶楼找福全,和福全一起喝茶的人说福全听见有人说今天有人办丧事就离开了,仲安一听就知道坏事了。

  仲安赶去了董家,福全已经在董家开始喊雨禾,连带着白家一起骂,福全说雨禾求参的那天晚上睡在他床上,天兰趁机出来为儿子抱不平。雨禾说她为了救丈夫如果重来一次她还是会这么做。

  国智回家也是发火,福全回家让仲安跪在地上教训他,以真看不下去护着仲安说人家是不会请他的,以真也说自己不想做他女儿,仲安让以真给福全道歉,以真嘴硬说自己还不如被叫花子领养,仲安忍不住打了以真,福全把仲安也赶出了屋。

  白老爷气病了,依云和凤玲在院子里吵闹。天兰在雨禾门外哭喊,雨禾竟然还要出去吃饭,院子里的长辈见雨禾连招呼都不打,对雨禾什么话都出来了,雨禾心安的坐下吃饭。

  凤玲在白家要抱着孩子要回娘家。福全早上吃饭的时候才听下人说仲安领着箱子走了,福全饭都没吃,把下人们全赶出去了。

妇道第4集剧情介绍

  

  依云让凤玲消停会,凤玲委屈的说他们往日的时候有谁想起过他们二房一家,白老爷听见两个儿媳妇的对话,就想起自己当初为什么给女儿起名雨禾,就是希望雨禾遇到困难不放弃。

  王妈去叫雨禾去祠堂,说话不分轻重,小春说话不管用,雨禾直接上前打了她一巴掌说自己也是这个家的主人。雨禾到祠堂却没有自己的座位,雨禾直接让小春去给自己搬凳子,董家的长辈看雨禾目无尊长都说要休了雨禾,雨禾说要休他们也没资格。

  福全以为仲安也离开了,他不知道仲安是给以真送衣物去了。

  小春说小姐就不能忍忍,学学天兰,服下软流流泪,雨禾说眼泪不是给别人看的。小春说都是福全惹的祸,但是雨禾还同情他。天兰怪自己丢董家的脸,阿木在一旁添油加醋的说都是雨禾的错,把一切都归罪到雨禾身上。

  白天天兰和雨禾谈话,她话里有话,雨禾说董家就剩下她们两个寡妇,婆婆就是碍于面子不能赶她走,雨禾愿意自己离开,但是婆婆得答应她一个要求,要求就是带走王妈。

  雨禾走的时候天兰表现出舍不得的样子,雨禾说看她那么舍不得要么她救不走了,天兰赶紧推着王妈说以后要好好照顾雨禾。

  小春在白家敲门却没人开门,一家子的人都在却没人给雨禾开门,国勇想去开门被大哥拦住了,任由雨禾在外面大喊。白老爷狠心不给雨禾开门是想雨禾以后走自己的路,他想让雨禾幸福,他也告诉国智他和雨禾是兄妹,手足之情什么时候都不能割舍。

  雨禾搬到了大哥准备好的宅子里,小春偷偷问强子事情原由,强子说白家给董家一封信意思是说不让雨禾回白家,雨禾从屋子里出来,小春骗雨禾说她忘记大少爷给她的信,说全家要到山上祈福,雨禾信以为真了。

  阿木搂着天兰,天兰高兴的说雨禾终于离开了,阿木担心雨禾还会回来,天兰说回来也不再让她进来。

  晚上王妈想要偷偷离开,被小春抓到了。雨禾见小春和王妈鬼鬼祟祟,就问小春是不是有事瞒着她,小春说没有。

  雨禾还是不放心就跑去白家敲门,国智不放心想要出去看看,奈何有妻子管束不让他出去。碧玉出来告诉雨禾说大少奶奶说姑爷刚走,刑克深重,现在进不得。雨禾相信了碧玉的话,自己回去了。

  小春早上起来喊雨禾,进屋看见雨禾就在凳子上睡,还看见雨禾手破了。

妇道第5集剧情介绍

  

  小春帮雨禾清理了伤口,雨禾说她回家听碧玉说家里人都去上香了,现在她就安心了。小春让王妈帮雨禾敷伤口,她去找金创药。

  早上凤玲就和依云说话说她昨天晚上听见有人在门外喊,依云就不给凤玲好脸色看。王妈撺掇雨禾去庙里面看白老爷,小春找药回来,雨禾故意说脚疼让小春去找大夫,她和王妈偷偷去庙里面了。

  以真去庙里上香,永嘉也陪着他娘去上香,他娘非得让他拜拜求姻缘,永嘉就跪下说他的事自己做主。雨禾和王妈着急在赶路。永嘉看见以真在算姻缘。

  雨禾到庙里让王妈去找她爹,她就在外面看着。永嘉在外面看着以真,听着方丈的话笑出了声。雨禾见王妈不出来就去找方丈问她爹,正好永嘉和以真在外面争吵,永嘉说他看见了,王妈急了,说白家根本没来人,永嘉随便对以真喊了个名字让以真说她也看见白家人了。

  小春回到家到处找不到雨禾。永嘉送雨禾出去,他把自己的名片给雨禾并且说如果她愿意,他也愿意帮她打官司。以真看见永嘉绕道走,永嘉喊住她想要互相认识,以真说他是不会和她做朋友的。

  雨禾在回去的路上想着永嘉的话,小春在门外等雨禾。雨禾回来就呕吐身体不舒服,还不让小春请大夫。小春知道小姐她们去了庙里就去找王妈算账。晚上小春让雨禾吃饭,雨禾却拿着名片说自己要打官司为邵华和二哥求公道。

  依云给国智说不能让雨禾回来,小春也找到三少爷,从三少爷那知道老爷不让雨禾回家,三少爷说他是不会让雨禾留在外面的,让小春放心。

  小春回家就看见雨禾在院子里走路,她恨自己让家人蒙羞,雨禾还真以为她爹去上山 祈福去了。

  永嘉下楼就听见他妈和媒婆在聊闲话。永嘉和以真正好在同一间布料店,永嘉听见有人讥讽以真就出来拿着布料说他要了,以真哭着出去了,永嘉在后面追,雨禾看见他们以为他们俩吵架了,以真说自己有事先离开了。

  布料店的夫人气永嘉不尊重她,她出来就看见他和雨禾在拉扯,夫人直接去说永嘉还说雨禾是破鞋,永嘉开朗,说话气走了夫人,以真躲在石像后看到了这一切。

  永嘉回家被他爹骂了,永嘉说自己要娶以真,他说以前都是他们安排他的生活,但是他的婚姻必须自己做主。

妇道第6集剧情介绍

  

  永嘉对他爹说他就是不娶章家女儿,他们要是逼他他就会上海。

  以真去给仲安说自己在布料店的遭遇,仲安说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福全一个人在家,吃饭的时候他看见桌子上的菜就发火,仲安和以真不在家连下人也欺负他,不给他好好做饭。

  仲安从以真那回来先去找了雨禾,他把带回来的鸡送给雨禾,小春不收,王妈给雨禾送水说仲安在门口,雨禾让王妈请仲安进去说话。雨禾让小春倒茶好生招待仲安。雨禾话里带刺,说福全可算是出了口恶气,还让仲安给福全带话。

  仲安回到家,福全是高兴的但是没和仲安讲话。晚上吃饭的时候仲安把雨禾的话带给了福全,小春也说雨禾是不是傻了,她竟然要请福全吃饭。雨禾看他敢不敢去吃饭,福全在家说他不稀罕雨禾请吃饭,仲安说雨禾已经被董家赶出家门,白家也闭门不开,她的名声被他们俩毁了,福全现在才知道错,他说自己只是想出口气。

  小春也在家劝小姐不要请福全吃饭,雨禾说如果福全不来她就去找福全。第二天福全也在家纠结到底要不要去,仲安劝福全去给人家道个歉,以真回家听见他们的话说不让他们去,他们要敢去她就再也不回来了。

  小春在家不乐意的准备酒菜。以真说自己在庙里遇见雨禾,她不想最后连累自己,以真说话口无遮拦,仲安也为难了。

  仲安对以真说他要和爹要去铺子里看看,以真立马站起来说她也去。周老爷家准备请章家吃饭,但是却找不到永嘉。以真说她还想嫁人,她不想一辈子困在这,以真正在和仲安说话,下人来说有位先生找她。

  永嘉去给以真送那天以真看中的布料,永嘉说他只相信自己的判断,不用以真考虑那么多,以真收下了永嘉的布料也答应和永嘉做朋友,永嘉就让以真请他喝茶,以真迟疑了一下还是去了。

  福全听下人说以真跟着一个男人出去了,他担心以真发生危险,还埋怨仲安怎么没去看看是什么人。

  章家老爷和夫人应邀去周家吃饭。永嘉和以真边走边聊天,以真知道永嘉和章家女儿相亲,说他们门当户对挺配的。周伯年骗章家说永嘉的英国朋友突然来访,永嘉不得不出去。

  文娟一听永嘉不在家就不乐意,她耍小性子就自己先出去逛了,在街上看见永嘉竟然和以真在一起,正好永嘉去买东西,文娟就走到以真身边说以真是故意坏她的好事,以真假装被文娟推倒受伤,永嘉不知情就让文娟给以真道歉。

网络微评
? ?
十一选五任三技巧 江西11选5历史开奖查询 北京TA娱乐 广西快三开奖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
极速赛车动画 江苏十一选五怎样选号 二分彩网址 吉林快三走势图下载 广州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白小姐幽默玄机解一肖 吉林时时彩技巧 极速快3走势 乐透彩票 上海快三计划软件
金钥匙平特报图 本港台现场报码直播 浙江十一选五现场 浙江体彩飞鱼开奖结果 菲律宾2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