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如歌剧情介绍

1-6集

烈火如歌第1集剧情介绍

  

  昆仑山巅,福彩3d走势图:崖壁陡峭,漫天飞雪,偶然一只孤雕经过,嘶哑的嚎叫划破了崖谷死一般的寂静,苍穹之下,银雪(周渝民 饰)抱着重伤的烈如歌(迪丽热巴 饰)踽踽独行,艳阳之下,烈如歌身上的红衣刺目撼人,像一团火。

  银雪 ,号称天下第一“美人”,拥有倾世的容颜,他琴技卓越,性情耿直。这次他带着烈如歌重回缥缈师门疗伤,终于见到师父,银雪恳求师父救活烈如歌,他宁愿在缥缈之巅长跪十年。烈如歌是烈火山庄的继承人,也是武林盟主之女,洒脱大气,纯净善良,如身上的红衣火焰般的纯真活泼。此刻,缥缈洞外,北风凌冽,冰寒刺骨,银雪在如歌疗伤的洞口长跪不起。他的师父走出来告诉他烈如歌已死,死前曾留话给他,让他远离魔道,重修飘渺仙道。听到烈如歌的临终遗言,银雪请求师父让他重回师门,师父提醒他,要想重回仙道必须经历一百年的严寒,还会被废掉全身的功力,即使入了仙道只怕无法左右天命,之后会受天谴,银雪并不惧怕,心甘情愿。

  洛阳京师,一片喧嚣热闹,极尽繁华,烈如歌来到赫赫有名的品花楼,发现这里青竹为栏,幔帘轻垂,古雅香炉,脱俗雅致,并不像市井中传说的青楼样子。这里的女子各个环肥燕瘦,勤于苦练,泼墨作画,插花沏茶,各有所忙,很有规矩,厅中高顶悬挂了一展硕大的莲花灯,更是让花楼显得别具格调。

  品花楼的花大娘缓缓地说,这里的品花楼不同于寻常的青楼,并不接待寻常的客人。她问下面赶来应征丫鬟的姑娘们来这里有什么目的,几名小丫头皆眼中含泪,神情凄楚,她们都是因为环境所逼迫不得已才来到此。花大娘看到其中一个穿红衣的姑娘,她皮肤光滑,眼睛如一汪清水,纯净娇憨得像一朵溪边的小花,并不像是吃过苦的样子,她问烈如歌来此的目的,烈如歌笑颜如花,她欢快的答道,是因为景仰大名而来。花大娘让她展示自己的才艺,烈如歌能从茶盏中看出哪个窑矿所烧,闻茶叶之香便可说出它的出处和特色。花大娘极为赞赏,因为烈如歌的名字中有一个“歌”字,今后在花楼中就叫“歌儿”。

  烈如歌旁边还有一个叫香儿的女孩,因为无钱葬母,哭哭啼啼被落选,烈如歌替她向花大娘求情,说香儿是因为丧母才情绪低落,她既好看又念情,今后一定会专心听花大娘的,花大娘同意,一并都收下了,让香儿伺候风细细,烈如歌伺候凤凰。

  花大娘走后,烈如歌把她的赎身银子都给了香儿,让她安葬母亲用,香儿非常感激。风细细并不喜欢梨花带雨的香儿,于是和凤凰换了一下丫头。回到风细细的房间,风细细告诉她想在品花楼待着,下个月初一必须帮她进入绝色名花榜的前三甲,想进入前三甲,就必须帮她得到无刀城少主刀无暇的青睐。

  为了调查这个无刀城少主的底细,烈如歌赶快给师兄玉自寒飞鸽传书。玉自寒(刘芮麟 饰)随即给了回复,刀无暇素来谦谦有礼,品行端正, 弱点是极好颜面和女人,家中已有妾室17房。收到玉自寒的回复,烈如歌成竹在胸。她的师哥玉自寒就是当朝皇子静渊王,有着温文尔雅的品行与清如远山的笑容,永远温柔体贴,冷静睿智,虽面带微笑,却不怒而威,由于宫斗,天生失聪,双腿被废,不能行走。

  烈如歌无意中来到品花楼的后院,忽然听到琴声淙淙,  如高山中穿流而出的小溪,清澈见底,水波清亮,溪底的鹅卵石在闪闪发光,烈如歌有了主意,就让这位琴者(有琴泓)为风细细伴奏。

  时间转眼就到了初一,刀无暇如约而至,伴随而来的还有胞弟刀无痕、幺妹刀冽香。刀无暇是天下无刀城的少主,未来的城主,武功堪称少侠一辈的翘楚,再加上相貌不凡,清誉不俗,成为众花今晚竞逐的重心亦在情理之中。 刀冽香(代斯 饰)是天下无刀城城主唯一的女儿,虽是众人呵护的小公主,却毫不柔弱做作,长得虽不十分柔媚,但眉宇间透着一股英气。

  烈如歌去找有琴泓,有琴泓听到她的来意,并不理会,关门谢客,烈如歌找到七弦琴在门外弹奏,一曲完毕,有琴泓推门即出,烈如歌弹奏的是“旅梦”,世间已经失传很久,烈如歌提出如若为她家姑娘弹奏一曲,便把“旅梦”的曲谱送给他。有琴泓答应了。

  献舞时间已到,众多姑娘百花争艳,竞相而出,风细细一袭软绸白裳,配清透白纱,简约无华,风姿绰约,如朝雾中的清丽仙子。第一位上场的是凤凰,纤纤细腰摇摆如水中灵鱼,舞姿曼妙,宾客不时传来惊叹之声,怕她抢了风细细的风头,烈如歌用一颗玻璃弹珠悄悄弹在凤凰的脚下,凤凰倏忽滑倒,刀无暇英雄救美赶紧迎了上去,凤凰倒在刀无暇的胸口上。

  刀冽香指责凤凰的别有用心,凤凰也口无遮拦,刀冽香正要给她点教训,烈火山庄的玄簧出手阻止,看到师兄玄簧和玉自寒也来了,烈如歌很意外。凤凰随即又表演一套鞭法,她让香儿头顶蜡烛,自己挥鞭吹蜡,看到凤凰拿活人做靶子,底下众人颇有怨言,凤凰骄横的说既是自己的丫鬟又何谈可怜,她正要挥鞭,刀无暇出面阻止,说自己要买了香儿。众声哗然,品花楼众花各展绝技、争奇斗艳地想要吸引无刀城大公子刀无暇,可出乎所有人意料,刀无暇最终却挑选了一个楚楚可怜还不起眼的小丫鬟。有琴泓见状拿着琴转身离开。

  青翠荫茂的竹林中,一名白衣男子在抚琴,身上白衣如雪,清雅绝伦。一群刺客从天而降,白衣男子将内力寄在片片柳叶上面,将刺客全部击溃。

烈火如歌第2集剧情介绍

  

  看到风细细因为没被刀无暇选中,郁郁寡欢,烈如歌正要开导她,花大娘推门进来喜盈盈地向她们道喜,烈火山庄的玉自寒已经掏了足够的银两把这个月都给包下了,说完花大娘立刻让人换了绝色名花榜。

  风细细受宠若惊地把玉自寒带到自己房间,想为他沐浴更衣,玉自寒的手下却告诉风细细王爷喜欢清静,不喜被人打扰,便把风细细打发出去。四周无人,烈如歌打趣说果然逃不出师兄的眼睛,玉自寒问她何时回去,烈如歌却所答非所问,她问大师兄战枫是否向他问起过自己。 战枫 (张彬彬 饰)是烈如歌的大师兄,烈明镜的亲生儿子,性格沉默坚毅,自幼喜欢如歌。可两年前回烈火山庄却带回一名青楼女子莹衣,之后对她骤然冷淡,烈如歌实在受不了才来到品花楼,想向青楼女子打听怎样才能赢得男人的心。

  烈如歌向玉自寒讨要旅梦棋谱,玉自寒让手下拿给她,风细细在一旁听到很惊讶,曲谱乃御赐之物,想来这些人都是皇宫里的人。烈如歌走后,风细细向玉自寒为父亲伸冤,风细细的父亲曾是静渊王的心腹,结果被景献王陷害,现流放到蛮荒之地,她求王爷还父亲一个清白。玉自寒命下人仔细查查风细细的父亲,另外也查查银雪的底细。

  银雪一路受到霹雳门门主二夫人的追杀,终于回到品花楼,他心情很好,随即告诉花大娘这次回来会选一明主共伴此生。听说“琴圣”银雪回来了,品花楼门庭若市,好不热闹,霹雳门少主雷惊鸿久仰琴圣大名,苦于没有门牌进不去,偶然的机会他夺到琴谱,要挟烈如歌帮他拿到门牌。

  很快就到了银雪约定的时间,品花楼里摩肩接踵,大家都想一睹琴圣的芳容,听到烈如歌一口一个“雪姑娘”,风细细告诉烈如歌,这个银雪不是姑娘,却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尽管是个男儿身,但风华绝代,头牌花魁受之不愧。两人正说着,忽然琴声响起,大厅里的宾客立即屏息凝听。

  银雪身着雪衣站在楼上,仿佛天地间最耀眼的一道光芒。琴声忽而清澈透明,酣畅淋漓清越如泉水,忽而古朴浑厚,淡泊高远,浑厚似松涛。一曲弹毕,所有人翘首期盼,重头戏终于要开场了,不知银雪会挑选哪位共度此生。

  刀洌香剑眉樱唇,眼神深幽明亮她愿意出一百万两黄金来买银雪,银雪笑而不答。霹雳门少主雷惊鸿听到他高妙的琴声,随即决定用整个山庄赠送给他,银雪婉言拒绝,他并非看不上,只是心有所属,随后他当众宣布,自己要与烈如歌共同携手相伴。刹那间,所有的光亮,所有的目光和呼吸都集中到了烈如歌的身上,烈如歌耳朵嗡嗡直响,她愣愣地站在那里。

  烈如歌想向银雪问个明白,花大娘转告烈如歌银雪明日午时在后花园等她。见到银雪,烈如歌问他,是因为自己长得漂亮吗,银雪说她还太小,烈如歌问是因为知道自己的名字吗,银雪说自己并不关心她姓甚名谁。烈如歌告诉他,自己是不会带他走的,唐唐一个女儿身带走他只会让人笑话。银雪成竹在胸地说道,只有自己才能帮她,也只有自己才能揭开她对战枫的疑问,随即他说出了烈如歌埋藏在心底的秘密。听到银雪说到战枫的名字,烈如歌说自己才不会那么傻,银雪笑说被一个男人背叛两年,却仍然痴心不改才真是傻。

烈火如歌第3集剧情介绍

  

  烈如歌去找玉自寒商量,她与银雪只见过一面,可银雪却知道烈火山庄很多事情,甚至还知道战枫和莹衣的事情,她想把银雪带回烈火山庄,如果银雪真的是他们的仇人,还可以提前预防,玉自寒同意了她的建议,提出第二天一早就动身回山庄。烈如歌感觉太过仓促,还没有准备好如何面对战枫,玉自寒告诉他,战枫明天就要向师父提出取消她们的婚约了,烈如歌听后伤心不已,原来战枫真的那么讨厌自己。

  玉自寒让烈如歌去王府帮自己取兵符,烈如歌走后,玉自寒亲自去会了银雪,看到银雪谈吐不凡,他直接问银雪此次非要跟着回烈火庄园有什么目的,是为了躲开追杀吗,银雪不置可否,称自己是他们师父的一位故交,这次回到山庄是为了帮助他们,到时他们师父自然会告诉他们真相。

  烈如歌回到品花楼和众多姐妹告别,发现花大娘和有琴公子都知道她的真实身份,这个品花楼还真是藏龙卧虎之地。第二天一大早,品花楼所有的姐妹都盛装出来为他们送行,她们悉心叮嘱银雪和烈如歌路上小心。

  银雪想和烈如歌同坐一辆马车,烈如歌勉强同意,看到品花楼的姑娘对银雪如此恭敬,烈如歌很纳闷,银雪自己是她们的大老板,能不恭敬嘛,烈如歌恍然大悟,原来银雪就是品花楼赫赫有名的大老板啊。玉自寒的手下送给风细细一张令牌,让她今后有什么事情需要王爷帮忙,可以去静渊王府直接找他。

  看到刀冽香呆呆地望着银雪的背影出神,雷惊鸿走上前去要和刀冽香结盟,他想知道霹雳门门主二夫人和无刀门为什么那么想杀掉银雪,这样既能知道银雪身上的秘密又能间接保护银雪,刀冽香随即答应了。两个人追上了马车,自称要护他们回到烈火山庄,玉自寒同意随行。

  夜色漆黑,昏鸦寒嚎,墙上扑簌簌地飞来几个人影,刀冽香下马道,是谁这么大胆敢在无道门的地盘上撒野,蒙面人献身,原来是烈火山庄的姬惊雷,烈火山庄庄主烈明镜毕生只有一个女儿烈如歌,然后他又招了三个弟子,大弟子战枫,二弟子玉自寒,这姬惊雷就是排行第三的弟子,他剑法威猛,脾气稍有暴仄。庄主烈明镜听闻烈如歌快回来了,命令他前去迎接。姬惊雷看到随同小师妹烈如歌来的还有其他门派,他婉言下了逐客令。刀冽香和雷惊鸿不以为意。

  终于回到烈火山庄,一行人非常开心,烈火山庄所有人出门相迎,烈明镜一下就认出了银雪,还笑称烈如歌应叫他“叔父”,遂命下人带银雪去梨园休息。看到刀冽香和雷惊鸿,烈明镜也让他们在庄园稍作修整。

  看到自己的女儿平安归来,烈明镜非常高兴,随即给烈如歌认识了碧儿——碧儿是烈明镜的心腹,如今已经成为青龙堂的三堂主,青龙堂设在平安镇,专门负责搜集调查烈火山庄之外的消息,是烈火山庄之眼,烈明镜让碧儿在必要时助烈如歌一臂之力。接着烈明镜又问女儿是否在品花阁找到挽回战枫的办法,烈如歌摇摇头,看到女儿凄楚的样子,烈明镜双目间骤然爆出一抹决然地光芒,随即说自己有办法这个月让他们完婚,望着满目怜爱的父亲,烈如歌笑了,她告诉父亲自己并不想勉强战枫。

  梨园,果然园如其名,刚进门,一阵清香扑面而来,现在并不是梨花开放的季节,院子里却梨花满枝,炫白耀眼,清风袭来,花瓣扑簌静落,煞是美丽。姬惊雷告诉银雪这些梨花是由一位故人摘种,所以此处的梨花四季常开,经常被用作招待贵宾,不过自那位摘种梨花的故人辞去,银雪是第二个住在此处的人。

  峰峦层叠,瀑布从崖壁奔腾而下,带千钧之力,挟万马之狂,卷起滚滚的白雾,阳光中,蒸腾出七色的幻彩。战枫站在瀑布中,幻彩将他雄美的身躯勾勒。如歌站在瀑布旁,静静地凝望着他,她的眼睛有些湿润,大声喊着战枫的名字说自己回来了,战枫凝望着她一步步地走过来,紧紧拥抱住烈如歌,拥吻在一起,烈如歌险些窒息,忽然战枫的眼神黯淡,嘲弄地说,这就是她在品花楼学到的吗,烈如歌一巴掌打过去。

  战枫心事重重地回到庄园,姬惊雷跑来告诉他,烈如歌回来了还带了品花园的花魁,战枫要他查一查银雪的来历。烈如歌以前的丫鬟蝶衣奉命调往了战枫院里做事,如歌从小到大和丫鬟们一起玩耍,感情深厚,现在一个青楼女子半路出来竟破坏了小姐的姻缘,蝶衣自然非常讨厌莹衣,还让她做最累的活。

  烈如歌走进梨园,问银雪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和战枫的事,银雪否定了之前所说的话,他说自己帮不了烈如歌,之所以处心积虑来到烈火庄园,是为了躲避追杀。但是他看到烈如歌因为这段感情这么辛苦,建议烈如歌不如忘了战枫。

烈火如歌第4集剧情介绍

  

  在梨园,烈如歌向银雪吐露自己的困惑,她和战枫曾经也快乐过,可是两年前他突然变了,有一次他从外面带来一名青楼女子,声称要与自己毁弃婚约,于是自己才不远千里来到品花楼,想看看青楼的女子究竟与自己有什么不同,却并没有学到什么本事。于是她选择向战枫捧出一片赤心。银雪问她,如果战枫真的变了心她会如何,烈如歌说道,自己要将战枫从心中剜去。

  雷惊鸿在烈火山庄终日无所事事,唯一的想法就是看热闹。他想让银雪帮他个小忙,让他帮自己留在烈火山庄,越久越好。还提出如果帮了自己这个小忙,保证今后他从烈火山庄出去以后霹雳门的人再也不找他的麻烦。银雪从口袋里拿出颗丹药,说这种药物服用之后疑似中毒,但半月之后不治而愈。

  雷惊鸿将银雪给的药骗刀冽香服下,刀冽香上吐下泻,看到她痛苦的模样,裔浪终于答应让他们在山庄暂住些日子,刀冽香怀疑雷惊鸿的目的,迫不得已雷惊鸿说出了自己的秘密,此次潜入烈火山庄是想找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十九年前,她二娘嫁入霹雳门生了一个女婴,不久就夭折了,这几年他的二娘行为诡秘,后来他经过调查,发现二娘所生的女婴并没有死,而是被人当成孤儿送进了烈火山庄。刀冽香问他有没有女婴的信息,雷惊鸿说这名女孩在林泽长大,七八岁时被送到这里。如果外人得知霹雳门的女儿竟然在烈火山庄,传出去肯定不好,所以他们只能留在这里悄悄地找就行。

  烈如歌听闻熏衣让莹衣做了粗活,她出面制止,如果战枫知道她们的做法,一定会更加讨厌她的。她赶紧跑到莹衣洗衣的地方去看,看着如同露珠一般凄婉的莹衣,烈如歌心软了,她扶起莹衣,帮她端洗好的衣服。看到战枫来了,莹衣暗自点了烈如歌手腕的穴位,烈如歌条件反射,推到了莹衣,莹衣顺势跌倒,战枫以为烈如歌故意将之推倒便出言不逊,随行的蝶衣看不过去上前辩解,战枫一掌劈在她的胸膛,烈如歌委屈地满含热泪正准备上前理论,玉自寒在桥上看到了整个过程,他及时制止了烈如歌。烈如歌带着蝶衣默默地离开。经过玉自寒,烈如歌向他请示可否将受伤的蝶衣去他的竹院养伤,玉自寒点头同意。

  姬惊雷听到蝶衣和熏衣去了竹院,竹院是山庄禁地,他立刻跑了去,到门口他并没有冲进去,终于看到蝶衣平安地走出来,他长长地舒了口气,以战枫的功力足以让她半个月下不来床,看来战枫还是手下留情。熏衣反驳说是玉自寒的药效好。

  烈明镜召见战枫,他提出只要能娶自己的女儿,可以把烈火令传给他,战枫拒绝了,还称如果师父再逼他,自己就从此离开烈火山庄。看到自己的爹爹为了自己的幸福放下身段去央求大师兄,而大师兄宁愿不要烈火令也不娶自己,烈如歌心如刀绞,痛苦地说不出话来。

  第二天晨会,烈明镜因为闭关修炼,让玉自寒也出席了晨会,之前都是战枫一个人主持,玉自寒担心今日战枫在晨会上公然提出悔婚,于是当着各位前辈的面,玉自寒首先宣布自己已经向师傅提了亲,看到玉自寒能开口说话,众人惊诧。

  窗外绿柳轻拂,细风凉爽,鸟儿轻唱。玉自寒在战枫的院子等他,他提醒战枫一定要考虑好,现在解除婚约,外界一定会认为他始乱终弃,背信弃义,自然就会影响他登上烈火山庄的位置。

  断崖旁,大雨倾盆,战枫在瀑布下挥剑习武,看到撑伞而来的烈如歌,他故意接过莹衣手中的伞,之后抱起莹衣扬长而去。

烈火如歌第5集剧情介绍

  

  清晨,崖谷里莺声清脆,竹林中的青石路上不时走过烈火山庄的人。莹衣又端着衣盆来河边浣衣,如歌静静地来到她面前,她一边认真地打量着她,一边问她身上的武功从何而来,莹衣莞尔说是枫少爷见她体虚便传了一些粗糙的功夫。烈如歌反唇相讥,原来这粗简的功夫就能以气当剑制住她的穴道,莹衣姑娘果然天纵奇才。

  莹衣眼底暗光连闪,见四周无人,她终于面目毕露,随后压低了声音告诉烈如歌:无论是容貌还是智慧,自己并不比她差,无非是因为有个烈明镜这样的爹,才受得众人宠爱,莹衣的口气像一把刀子。烈如歌随手给了她一巴掌,莹衣捂住右颊,见青石道上有人望过来,她只好忍气吞声。烈如歌微笑着离开,虽然替自己和蝶衣出了一口气,但那种撕裂般的痛苦丝毫没有减轻。

  是夜,烈如歌轻轻来到银雪的门口,问今夜的宴会银雪是否参加,此时银雪正寒气发作,闭门疗伤,听到烈如歌在门的话,反问她为什么不速去准备,烈如火说今晚上她很害怕,怕战枫会在众目睽睽之下退婚,怕父亲失望。银雪一语戳破,比起这些她更怕的是面对真相吧,烈如歌听后哑然失笑,这个人虽然足不出屋,却总能那么了解她。她随即问银雪来这里的真实目的,银雪说是为了作她的谋士,为她谋得一生幸福。

  银雪强忍剧痛如约到达夜宴,战枫随后而来,还毫不避讳地让莹衣坐在自己身边,周围有窃窃私语声,烈如歌以酒消愁,大碗大碗地往嘴里倒酒,玉自寒在一旁心疼地看着她。

  烈明镜在暗夜罗牌位前说,今晚他会让这件事有所了结。于是宴会上烈明镜开始向大家宣布,小女和战枫在三年前定下的婚事,准备下个月重阳节举行大典,战枫当场说不,裔浪死灰色的眼睛看着战枫,当场就说“违抗庄主命令者,废掉武功,逐出烈山庄。”瞬间四周寂静如噩梦。烈明镜让战枫给个理由,烈如歌却微笑着说,是因为自己,她已经和战枫没有了感情,所以不想再提,自己宁愿受到惩罚。银雪趁势将烈如歌揽进怀里,称小姐喜欢的人是他,他们才真正情投意合。烈明镜让裔浪裁决,裔浪说这是小姐在同父亲讲话,而不是庄主。烈明镜雪白的须发烈烈怒扬,脸上的刀疤狰狞入骨,他随即宣布,今后小女和战枫的婚事不许再提。听到父亲的话,烈如歌绝望到腿软。

  翌日,清晨的露珠从树叶滑落到烈如歌的眉毛上。 她怀抱着一个精致的木盒子,站在战枫的屋门外,她要把战枫以前送给她的礼物送还给他,声称从此以后两人再不相干。战枫打开盒子,里面是几片干荷叶。

  告别了战枫,烈如歌又来到荷塘,那一年为了给她过生日,战枫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种下满塘荷花,在她生日那天亲手怀抱着十四枝粉红的荷花,口口声声说要照顾她,保护她。现在确实已经物是人非,荷塘里衰败已久,再也没有一片荷叶了。

  终于到了重阳节,也就是烈如歌以前约定成婚的日子,各位堂主香客争相前来送礼,银雪将洛阳品花楼的婢女请了过来,帮他装点梨园的气氛,玉自寒问玄簧自己可以送烈如歌什么礼物,玄簧建议他应该主动向烈明镜提出迎娶烈如歌。玉自寒无奈地看着他那双坐着轮椅的双腿。

  那夜在梨园,金碧辉煌,热闹非凡,梨花如云朵一般垂挂在树梢,银雪请烈如歌喝桂花酿,烈如歌喝着桂花佳酿,一个人坐在长廊上惆怅不已,她让银雪用缥缈峰的功夫给自己多变些花样,还让他变个以虚化实的戏法来,银雪给她变了一个流火——这是世界上最美也最邪恶的东西。

  雷惊鸿一直在寻找自己的妹妹,他已经锁定了蝶衣,可最后却用左耳有胎记的幌子阻断了认亲,他认为刀二娘心狠手辣,自己暂时还不知道刀二娘的心思,但在烈火庄园,烈如歌对她的丫鬟都很好,他想,以眼下的情况,烈火山庄是蝶衣最好的去处。

烈火如歌第6集剧情介绍

  

  热闹繁华的洛阳城,风细细亲自将黄琮送到品花楼下,皇帝曾经钦点了青圭、赤璋、白琥、玄璜、黄琮、苍璧他们六人为静渊王的侍从,只有黄琮是位女子,玉自寒觉得她出入品花楼方便一些。黄琮告诉她玉自寒已经查到了一些证据,相信她父亲的冤案马山就能昭雪了,风细细很感动,亲手做了糕点让黄琮带给玉自寒。

  皇帝病重,朝廷的人来接玉自寒回宫,玉自寒向烈明镜告别,烈明镜问他如果让烈如歌接管烈火山庄如何,玉自寒觉得师妹暂时稍显稚嫩,但如果她真的接管了烈火山庄自己一定会尽力辅佐他,烈明镜满意地点点头。两人正在说话,烈如歌走了进来,她看到庄园里有皇宫的御轿,特来向他告别,玉自寒带走了烈如歌少年时送他的铜铃铛,还嘱咐如歌今后自己不在身边有事可以找银雪,银雪是师父的故交,师父都很信任他,想来并不会错。

  刀无暇带来一只玄冰盏到景献王的府邸,他让景献王将此物献给皇上,景献王知道此盏有毒并不应允,刀无暇告诉他玄冰盏并不是要献给皇上,而是让皇上赠给玉自寒,玄冰盏上有寒咒,一旦有人中咒,不久便会身体衰竭而死,玄冰盏表面并无异样,世人并不会察觉。景献王早已将玉自寒视作眼中钉,他素来受到皇上的偏爱,近来又在悄悄调查自己,于是立刻将玄冰盏敬献给父皇,特意泄露此盏对治疗腿疾,功效极强。

  清晨,鸟儿轻唱,细风凉爽, 树叶仿佛新生的一样,抖动着风的笑声。烈火庄园里,烈如歌把切好的整整齐齐,细细密密的菜丝让蝶衣熏衣品尝,她最近迷上了烹饪,整天缠着伙房的师傅教她做菜,庄园里的丫鬟们本以为是小姐学着玩,没想到烈如歌学得有模有样,她们猜到了小姐又要出走,纷纷嚷嚷着烈如歌不能像上次一样不辞而别。烈如歌点头答应。

  竹院里竹叶青青,空气里弥漫着花草的香味。烈明镜在凉亭下细细品着女儿亲手为他烹煮的新茶,看到父亲心情很好,烈如歌向父亲透露了自己离开庄园的想法,烈明镜问离开庄园的原因,烈如歌说在这里不快乐,不想永远在父亲的羽翼之下,她想靠自己养活自己,并且这一次自己走后,父亲也可以看看战枫掌管庄园的能力。烈明镜并不答应,竹院已经冷清了,他不想要梅园此后也没有欢声笑语。

  层层叠叠的梨花树下,烈如歌为父亲没有同意自己的想法郁闷,银雪神神秘秘地告诉她,自己有办法让烈明镜放她走,但条件是出庄园以后必须带上自己。得到烈如歌的回复之后,银雪亲自去见了烈明镜,原来之所以是烈明镜的故交,是因为十九年前银雪救了烈明镜的性命,困住了暗夜罗,烈火庄园从此名扬天下,他和烈明镜有一个约定,十九年后自己要带走烈如歌。

  烈明镜对这个约定不置可否,银雪把暗夜罗即将出关的消息告诉他,暗夜罗出关后必然会报复烈火山庄还有天下武林,他可以带烈如歌去缥缈峰避难。烈明镜当然不想女儿有难,他终于答应了。

  送烈如歌出庄时,烈明镜把烈火令传给了如歌,让她拿着令牌保身,烈如歌含泪收下,望着女儿逐渐离去而模糊的背影,烈明镜眼神里满是不舍。

  景献王得知玉自寒正在调查他,为了破坏证据,他亲自到品花楼杀了风细细。黄琮把风细细的尸体带给玉自寒看,玉自寒勃然大怒,他下定了决心一定要继续查下去。回到皇宫,景献王暗示他如果还继续死咬不放,就不会只是死掉一个风柳女子了。品花楼风细细以前的房间发生走水,为了避免事态扩大,玉自寒命人暂时撤销了对景献王的调查。

  皇帝看到玉自寒平安回宫很高兴,他将玄冰盏赐给玉自寒,还请来民间神医艳娘(龚蓓苾 饰)给玉自寒治疗腿疾。玉自寒知道这个艳娘其实就是江南霹雳门二夫人,实则为暗河宫三宫主"暗夜绝",她嫁给了霹雳门的二堂主,平日里行事幽暗神秘,诡谲多变。回到府中,玉自寒让玄簧把她打发走,艳娘说她可以治愈玉自寒的听觉,自己的真实目的就是为了赢得皇帝的信任,封官加爵。还说如果玉自寒不相信,可以让赤璋按照自己的方法进行针灸。

  赤璋按照艳娘的方法治好了玉自寒的耳朵,玉自寒问她银雪是何人,艳娘却道银雪就是个活了一百年的老怪物。看到玉自寒用寒冰盏饮水,艳娘并没有阻止,反而说此物确实对治疗腿疾有助。恢复听觉的玉自寒很高兴,当即宣布如果霹雳门不危害百姓,可保它百年不衰。由于记挂烈如歌,他让黄琮回到烈火山庄照顾烈如歌,并且告诉烈明镜艳娘所说的银雪之事。

  夜幕降临,郊外皎月孤星,晚风刺骨,荒野中烈如歌捡了很多柴,她用烈火拳燃起火驱寒,看到银雪用冰弓射下了飞燕,艳羡不已,银雪趁势说自己可以教她,前提是必须给自己一个吻做交换。烈如歌俏皮地嘟起嘴不从。

网络微评
? ?
周渝民 迪丽热巴  

导演:梁胜权、李伟基

编剧:墨宝非宝

出品公司:嘉行传媒、SMG尚世影业、完美世界影视、曼荼罗影视传媒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pc蛋蛋官网 山东十一选五群 极速时时彩预测 北京快3时间段 山东11选5销量
35选7走势图 双色球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快乐10分计划 五分彩走势图 网络赚钱
陕西快乐十分玩法介绍 幸运农场玩法 北京幸运飞艇 上海快3开奖直播 北京时时彩代理
北京pk10论坛 七乐彩 时时彩断组软件 排列三开奖公告 广东快乐10分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