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天下剧情介绍

1-6集

独孤天下第1集剧情介绍

  

  南北朝乱世,风云诡谲,北魏永熙三年,恃权犯上的权臣高欢遭到北魏孝武帝元修的讨伐。但是元修不敌高欢,被他的雄兵压制在洛阳近郊。仓惶之下,元修只能率领五千兵马,连夜逃走,赶往关中打算投靠大将军宇文泰。可是,在逃亡的途中,元修被敌人追上,就在生死千钧一发之时,大将军独孤如愿和安西将军杨忠及时赶到,救下了元修一命。几人带着剩下的残兵败将一路逃亡,来到一处破庙,墙上有晦涩难懂的字符,是用来占卜问签的。元修顿时起了好奇心,他半信半疑的算了一卦,结果得到一句可怕的预言:帝星未明,然独孤天下!预言虽然很可怕,但是元修还是打算相信忠臣。他为独孤如愿改了新名字,叫做独孤信

  另一边,关中大将军宇文泰做好准备,迎接圣驾,孝武帝元修便迁都关中长安,但他的权利被宇文家族死死把持。公元557年,宇文觉在其堂兄宇文护的扶持下称王,国号北周。但独孤信依然是柱国大将军,这天,独孤信带着家人和士兵们从北疆归来,回到京城,见到北周皇帝宇文觉带、皇后元氏,受到了盛情款待。

  宇文觉是宇文泰的三儿子,此次同他一起来的还有几个哥哥,如宇文泰的庶长子宇文毓,宇文泰的四儿子宇文邕,以及宇文泰的侄子宇文护,他也是当朝太师。这宇文护可是野心勃勃,哪怕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也敢用箭对着宇文觉,狼子野心可见一斑。当宇文护恶狠狠地威胁宇文觉时,一个小女子的出现打破了一切,此人正是独孤信的小女儿独孤伽罗。其实,宇文觉何尝不知道,宇文护对自己的皇位是虎视眈眈,但是他势单力薄,也没有办法,只能尽力防御。

  独孤信的妻子早逝,但他的儿女众多,其中最为出名的是三个女儿。大女儿般若美丽大方,当父亲在外奔波时,都是般若打理府中事务;二女儿曼陀生性要强, 小女儿伽罗机灵古怪,三个女子都生得美艳绝伦,引人注目。可是,曼陀的身份略有特殊,她与般若和伽罗不是一母所生,而是庶出,所以曼陀时刻都不愿别人看低自己。在招待皇后的宴席上,有一位夫人故意刁难,聪慧的曼陀三言两语就将她打发过去,施展了自己的实力。

  伽罗的五哥和别人一起赛马,没想到被人暗算,推下了马背,伽罗和曼陀与坏人争辩,不料对方毫不讲理,两个女子败下阵来,气得脸红脖子粗,关键时刻,般若冷着脸走过来,一刀刺进了暗算者的马匹脖颈,令坏人被摔倒在地。般若杀马的样子非常冷艳,散发出迷人的魅力。其实,般若和太师宇文护之间有一段秘密情缘,般若一心要当皇后,她期望爱人宇文护能够成为皇帝,高高在上,权倾朝野。宇文护经常来与般若约会,二人都未忘记先帝的占卜,认为独孤会霸占天下,所以必须强强联手。

  宇文护越来越嚣张跋扈,般若劝导父亲,不要掺合这些朝政大事,可是独孤信和宇文泰是生死之交,不忍心看着他的儿子如此受气。独孤信话锋一转,谈到女儿们的婚事,他询问般若,是否看上了哪家的公子,令般若脸上飞起了彩云,她赶紧岔开话题,称杨坚马上要进城了。独孤信对杨坚这个年轻人印象深刻,打算把曼陀许配给杨坚。曼陀的乳娘是马氏,视曼陀为亲生女儿一般,她和曼陀聊着悄悄话,曼陀并不愿意嫁给杨坚,因为她想做王妃,可杨坚只是一个世子。

  宇文护派人看管皇上,令宇文觉仓皇失措,他把独孤信召进宫来,诉说着自己的悲惨遭遇,希望得到独孤信的援助。不料独孤信刚刚迈出宫殿,就遇到了宇文护,还被威胁了一番,宇文护告诉独孤信,只要他拒绝当皇上的丞相,自己就会不找他麻烦。独孤信不屑一顾,看不惯嚣张的宇文护。

独孤天下第2集剧情介绍

  

  伽罗不仅喜欢拳脚功夫,也一向热爱摆弄瓷器,这天,她正在楼上赏玩精致的瓷瓶,忽然听到外面一片沸腾之声。伽罗好奇地抻着脖子探出头,只见一个白衣男子骑在马背上,此人正是杨坚,他抱着满满的玫瑰花,向众多女子抛洒花朵,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杨坚抬头看见貌美的伽罗,嘴角露出了笑容,向伽罗也抛出了一枝红玫瑰。然而,伽罗可不是普通世俗女子,她很讨厌这个举止轻薄的男人,不屑一顾地将玫瑰扔走,还不小心将瓷瓶砸了下去,结果正好砸中了杨坚的随从郑荣,当场头破血流。

  杨坚和郑荣虽是主仆,但情同兄弟,自然要讨个说法。于是,杨坚带着郑荣前来兴师问罪。此时,伽罗和宇文邕在一起,宇文邕一直暗恋美丽的伽罗,便出头替她解决麻烦。谁知杨坚不依不饶,要出高价买下伽罗心爱的白雕瓷瓶,伽罗生性古灵精怪,干脆来了个玉石俱焚,当场将瓷瓶摔得粉碎,让杨坚气得涨红了脸,却毫无办法,只能气冲冲地离开。

  很快,杨坚来到独孤府中拜访,这才发现伽罗竟然是独孤信的小女儿,两人都大吃一惊,彼此看对方不顺眼,倒是曼陀春心萌动,她本来不愿意嫁给一个世子,但看杨坚英俊潇洒,不免一见钟情。在宴席上,曼陀满含深情地注视着杨坚,而伽罗则很为二姐担心,她亲眼目睹了杨坚的风流纨绔,生怕二姐所托非人。于是,伽罗处处找杨坚麻烦,二人在争执之中,杨坚的肩膀被猫抓伤,这才了事。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杨坚只好私下里告诉独孤信,宇文护气焰嚣张,自己才装扮成花花公子的模样,希望混淆视听。

  夜色已深,曼陀一心惦记着杨坚肩膀的伤势,来到伽罗的房间里兴师问罪,两姐妹吵得不可开交,最后,还是般若赶来阻止二人胡闹,狠狠斥责了她们一番。伽罗被大姐教训了一顿,心不甘情不愿地去给杨坚道歉,她调皮捣蛋的模样令杨坚哭笑不得。其实,那天在猎场上,杨坚就远远地见过伽罗的背影,只不过当时他并不认识伽罗,还以为那是曼陀,直到现在,杨坚才恍然大悟,原来让自己一见倾心的女子是伽罗。

  第二天,在独孤家花园中,几个家丁对曼陀出言不逊,称她是姨娘生的孩子,曼陀委屈生气,幸亏杨坚过来解围,曼陀心中对他又增添了几分好感。另一边,般若与宇文护见面,她信誓旦旦地表示,父亲绝对不会接受丞相一职。宇文护眼中闪着冷冷的光芒,言语中透露出对独孤信的敌意,般若当场严峻起来,如果宇文护敢对父亲不利,那么自己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说罢,般若拂袖而去,她向来都是如此,天不怕地不怕,纵然是宇文护也无可奈何。

  但是,宇文护的手下哥舒却打算为主子分忧,他自作主张,绑架了伽罗。其实,哥舒并没打算要了伽罗的性命,只是想拿她当做把柄,威胁独孤信。不料,伽罗聪明机智,一路留下线索,指引救兵,还巧妙地解开了手腕上的绳索,逃到了不远处宇文护的别院中。

独孤天下第3集剧情介绍

  

  伽罗误打误撞,逃到了宇文护别院的高塔上,她急中生智,走了一招险棋,点燃了塔内的装饰,希望浓烟能够吸引救兵。果然,般若带着杨坚、宇文邕火速赶来,远远就看见别院浓烟滚滚,几人知道大事不妙,发疯般地奔过去,看见伽罗可怜巴巴地靠着栏杆,大声呼救。火势越来越猛,冲进去救人是不可能了,杨坚便扯了许多布料,几人拽着边角,让伽罗赶紧跳下来。伽罗心中害怕,但不得不跳,可惜布料无法支撑人体重量,“滋啦”一声裂开,杨坚眼疾手快,上前抱住了伽罗,没有让她摔到地上,但是伽罗经过惊吓和跳楼,也晕了过去。

  这时,宇文护和独孤信才匆忙赶来,独孤信看着爱女受伤,大发雷霆,表示不会善罢甘休,并且要接受丞相之位!宇文护百口莫辩,纵使他真的被蒙在鼓里,可有谁会相信呢?般若狠狠地瞪着宇文护,没想到他会对自己的妹妹下手,以后必定恩断义绝!宇文护跳进黄河洗不清,只能看着一帮人带走伽罗,哥舒知道闯了大祸,准备自残谢罪,被宇文护及时制止。

  大家抱着伽罗回到府中,手忙脚乱地请大夫,曼陀见全家上下集体出动营救伽罗,唯独自己不知情,非常生气。可是,当曼陀见到杨坚站在一旁,马上换了笑脸,称自己是关心则乱,还亲昵地靠在杨坚肩膀上,模样十分娇羞。然而,宇文护的心情就没那么好了,他借酒消愁,思念着冷艳的般若。其实,宇文护早就娶了郡主为妻,但对他来说,只有般若是心中挚爱。

  就这样,独孤信出任丞相,朝堂之上一时间风起云涌,众人都以为,宇文护独霸朝纲的局面即将打破,独孤信等老臣正式与其分庭抗礼。伽罗的伤势有所好转,就闹着要出去玩儿,般若冷着脸,不许妹妹胡闹,伽罗索性打听起大姐的恋情。般若只能胡乱搪塞过去,女人有时候是会爱上坏蛋的。般若试图说服父亲,不要对宇文护等人钳制太紧,提防受到报复陷害。

  独孤信看着女儿,他不知从何时起,女儿竟然和心狠手辣的宇文护纠缠在一起。般若言之凿凿,既然先帝抽出来“独孤天下”的签,就一定会应验,所以自己必须当上独孤皇后!独孤信这才知道,般若原来一直觊觎后位。般若没有否认,但是她如今也看明白了,宇文护难以控制,手下人又自作主张,倒不如嫁给宇文毓,反正宇文觉没有子嗣,等他死后,皇位弟终兄及,必然会传给哥哥宇文毓。

  独孤信难以置信地看着般若,他只希望女儿寻得一个真正喜欢的如意郎君,却没想到她这么看得开,甘心嫁给宇文毓。般若的神色略有暗淡,自古以来,女子嫁人多半为了两姓联姻,自己虽然爱着宇文护,但却清楚地知道,这是一段没有结果的爱情,倒是宇文毓对自己一往情深,也许这才是最好的归宿。听了这番话,独孤信决定赶紧操办般若和曼陀的婚事。然而,他们却不知道,曼陀躲在暗处,一直在偷听,她想起“独孤天下”的预言,也开始趾高气扬,梦想着自己坐上皇后宝座。

  第二天,杨坚面见圣上,他故意装出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让群臣哈哈大笑,宇文护更是出言不逊,咄咄逼人,污蔑杨坚的父亲杨忠不来朝见,是对国家有二心,必须收回军权。杨坚一听,干脆装作旧病复发,晕倒在朝堂上,让此事暂时搁置。杨坚被送回独孤府,曼陀亲自过来照顾,杨坚看着柔弱美丽的曼陀,忍不住将她拥入怀抱,就在两人浓情蜜意时,宇文护竟然派来太医,名义上为杨坚治病,实际上打探虚实。多亏伽罗聪明机智,在杨坚被窝里塞了一个滚烫的热水壶,让他高温发汗,做出一副受惊过度的样子,这才瞒过太医,有惊无险。

  曼陀询问杨坚,究竟喜欢什么样的生活。杨坚表示,希望曼陀能多陪自己打打猎。这个回答让曼陀非常失望,她认为杨坚是一个不思进取的人,无法托付终身。

独孤天下第4集剧情介绍

  

  自从般若与宇文护决裂后,宇文护就一直郁郁寡欢,对他而言,没有般若陪在身边,就算夺得霸业,又有何用?哥舒无法理解,天下美人无数,何必为了一个独孤般若恋恋不舍呢?宇文护神情暗淡,纵使美女再多,也只有般若一人能读懂自己的实力与抱负,也只有她,才能帮助自己一步步走向高位。

  其实,宇文护和般若之间相识已久,在许多年前的一场宴会上,宇文觉还只是个王爷,他仗着自己权大势大,便故意欺压宇文护,让他当众舞剑助兴,实则将他当做玩物一般,还出言不逊,辱骂宇文护出身低贱。就在这时,只有般若站出身来,她看不惯宇文觉的行为,便出言替宇文护争辩,令宇文护感到非常惊艳,一见倾心。

  这晚,夜色如水,宇文护忍不住心中的思念,偷偷来到独孤府中寻找般若。可是,般若神情冷淡,宇文护倒是颇有兴致地回忆着两人初次相识的情景,感慨时间如流水般飞逝。宇文护难得低声下气地道歉,称自己在伽罗被绑架一事上考虑不周,还深情地握着般若的手,希望重归于好。然而,般若的态度很坚决,她已经彻底看清了宇文护的性子,太过阴险毒辣,彼此是不会有结果的。宇文护恼羞成怒,他怎能看着心爱的女人离开自己?宇文护在冲动之下,一把掐住般若的脖颈,这一幕恰好被伽罗看见了,她生怕大姐吃亏,连忙喊出声来,宇文护怕被人发现,这才悻悻离开。

  伽罗与般若回到房间,伽罗气鼓鼓地撅着小嘴,宇文护真是个大坏蛋,嘴上说的好听,却对姐姐这么粗鲁!般若淡然一笑,按照宇文护的脾气,这已经不算坏了。伽罗不明白,大姐既然喜欢宇文护,为什么又要嫁给别人呢?要知道,千金易得,真爱难寻。般若语重心长娓娓道来,父亲现在虽然贵为丞相,但为了避嫌,哥哥们仍然在北疆生活,最高的官位也不过是五品,以后若是父亲的仕途有个万一,独孤家岂不是要没落吗?所以,独孤家的女儿们必须撑起来,而且有“独孤天下”的预言,相信一定会灵验,所以,自己为了整个家族的荣耀,必须放弃儿女情长,放弃和宇文护的爱。

  第二天,伽罗和宇文邕在一起,她愁眉苦脸地叹着气,自己已经十五岁了,可直到昨晚才知道,姐姐原来为了家族付出那么多。宇文邕温和地劝导伽罗,他注视着伽罗清秀的眉眼,心里越来越喜欢她,期盼伽罗快快长大,早日嫁给自己。

  宇文觉虽然登上了皇帝宝座,但是处处受到宇文护的压制,而大臣们忌惮宇文护的力量,也不敢帮着皇上,这令宇文觉非常恼怒,他一股气之下,干脆把所有火气都发到了宇文邕身上,让他出任同州当刺史,那可是一个兵荒马乱的荒凉之地,宇文邕有苦难言,只能默默忍耐。

  当伽罗得知此事,大惊失色,赶紧跑来送宇文邕,还想找父亲求情。宇文邕看着心爱的女孩,只好装作很高兴的样子,称自己要去同州建功立业。宇文邕情难自制,一把抱住了伽罗,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宇文邕的声音低沉又深情,倾诉着对伽罗的一往情深,等到自己归来之日,就是迎娶伽罗过门之时。伽罗的脸刷地红了,她没有想到,宇文邕对自己竟怀着这样的感情。害羞的伽罗不知如何是好,只能默默答允,还和宇文邕拉钩定情。

  回到家里,伽罗坐立不安,正好杨坚过来探望,伽罗忙不迭地诉说心事。其实,在伽罗心里,一直把宇文邕当成大哥哥,但今天即将离别,以后天高水远,不知何时能再见,所以没忍心拒绝,只能姑且答应。杨坚笑笑,伽罗果然是情窦初开的小女孩,什么都不懂。伽罗调皮地挑了挑眉毛,向杨坚抛出了一个更大的难题:皇上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呢?如果皇上是好人,为何要如此对待体弱的宇文邕?如果皇上是坏人,父亲为何又要鼎力相助呢?杨坚一时语塞,这个问题太难回答,实在不好解释。

  杨坚离开伽罗,去探望曼陀,谁知却被打发走了。等到杨坚走后,曼陀才探出头来,询问侍女,杨坚是否乘坐软轿而来。看来,曼陀对身外之物很是看重,她生怕自己嫁给一个无权无势无财之人。宇文护和般若私下见面,伽罗不放心,便偷偷跟在后面,岂料,却发现宇文护的妻子清河郡主也在跟踪,伽罗大吃一惊,神色大变。

独孤天下第5集剧情介绍

  

  宇文护对般若始终一往情深,不忘给她带来最爱的梅子。般若面露无奈,她坦诚告诉宇文护,自己虽然决定嫁给宇文毓,但并不会爱上他,因为自己要的,只是高高在上的皇后之位,只要宇文护大力支持自己,以后,独孤家就绝对不会和宇文护为敌。就算宇文毓最后登上了皇位,宇文护也依旧是权倾天下的太师。

  听了这番话,宇文护的眼中流露出无限深情,他想要的权倾天下,是自己登上宝贵的王位,福彩3d走势图:般若成为尊贵无比的皇后。般若倒是很想得开,就算二人此生无法在一起,孩子们也可以结为互亲。可宇文护并不这么想,他的控制欲非常强大,为了得到般若,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话谈到这个份上,般若猛的站起身来,语气变得异常激烈,只要宇文护休了清河郡主,自己二话不说就拜堂成亲。般若这句话戳到了宇文护的软肋,郡主岂是说休就休的?见到宇文护沉默,般若眼中含泪,彼此深爱的不过是权力罢了,哪还有什么感情可言?

  情到深处,宇文护紧紧的抱住般若,他毫无保留的爱着这个女子,可是般若的每句话都如同锋利的尖刀,一点一点剜着他的心。宇文护温柔的吻着般若的鬓角,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结发妻子就在门外,带着京兆尹杜大人,准备抓个现行。清河郡主故意告诉杜大人,屋内藏有盗贼,需要赶紧抓捕。关键时刻,伽罗抢先冲了进去,及时通风报信,她把宇文护和般若藏在衣柜里,自己则做出一副酩酊大醉的模样,成功唬弄过关,令清河郡主拂袖离开。

  等到一切平息下来,般若对宇文护的怨气更大,在她看来,清河郡主前来“捉奸”,都在宇文护的算计之内。宇文护百口莫辩,只好失落地松开了般若的手。般若叹了一口气,彼此之间情深缘浅,造化弄人,有太多的牵绊,实在无法相伴到老。宇文护其实懂得这份感受,他只能忍痛割爱,放般若离去。在分别之前,二人互相发誓,无论身边是谁,都永远只爱对方,若有违背,不得好死。宇文护心狠手辣,强行给清河郡主灌下汤药,令她缠绵病榻。清河郡主心中有恨,命侍女阿莲撒播流言,称独孤家的女儿们都是无耻淫妇!

  独孤信很快听见了流言,以为伽罗真的去外面喝大酒,不由得火冒三丈,狠狠地叱责伽罗,最后气得差点晕过去。伽罗赶紧跪在地上求饶,般若也在一边求情。当曼陀得知此事后,也气得直跺脚,她最在意自己的名分,被伽罗这么一闹,别人都以为独孤家的女儿不检点,自己以后可怎么见人呢?曼陀气不过,便跑到父亲那里添油加醋,称应该让伽罗吃点苦头。最后,伽罗被罚跪,却因为身体虚弱而晕倒,幸亏被杨坚和郑荣救起。

  独孤信不知实情,以为伽罗是因为宇文邕离开而伤心,才跑出去喝酒。为了让小女儿变得贤淑,独孤信打算尽快给她订一门亲事。另一边,杨坚准备带着曼陀去品尝美味,曼陀恨铁不成钢地指责杨坚,身为世子,却没有上进心。杨坚这才知道,自己平日里忽略了曼陀的感受,他只好告诉曼陀,自己表现出来的玩世不恭,都是装出来的。曼陀这才笑魇如花,喜笑颜开地跟随杨坚出去吃饭。曼陀下定决心,要和杨坚一起打拼,一定会有所作为。

  皇上很快为宇文毓和般若赐婚,这令宇文毓心花怒放。与此同时,宇文护也给般若送来了一支簪子,提醒她不要忘了曾经发过的誓言。独孤府有喜事,独孤信大设宴席,可伽罗因为身体需要静养,只能在房间里待着。正在她感到无聊时,杨坚过来送美食,令伽罗又惊又喜。杨坚看着伽罗机灵古怪的笑容,一时间凝了神,不知这么有灵气的女孩,以后会嫁给哪家公子。

独孤天下第6集剧情介绍

  

  喜事临门,独孤信神清气爽,一高兴便让静养的伽罗出来散心。伽罗如同撒欢的小马驹,活蹦乱跳地跑出来,遇到了一位远方表哥,此人名为李澄,是陇西郡公李昞的世子。于是,独孤信便让伽罗带着李澄到处参观,两个年龄相仿的年轻人走在一起,看上去郎才女貌,一对璧人。陇西郡公远远望着,只觉得心里欢喜,当即提出联姻,独孤信见李澄一表人才,谈吐不俗,便欣然应允,就这样定下了一桩亲事。

  伽罗没有想到,自己和李澄只见了一面,竟然就订了亲。独孤信只好慢慢开导,李家可是位居高官,李澄又温文尔雅,所谓姻缘天注定,是再好不过了,而且自古以来,女子出嫁都要奉父母之命和媒妁之言,才能嫁得良婿。听了这番话,伽罗还是撅着小嘴,般若安慰妹妹,如今只是定亲,又不是马上过门,不要太过于焦虑。

  伽罗眉头紧蹙,她的心里仍然惦记着宇文邕。可是,般若一针见血地指出,伽罗对宇文邕的感情并不是爱,如果真爱一个人,一定会茶饭不思,日思夜想,恨不得生死相随,可伽罗如今对宇文邕不过是朋友之谊,为什么不能试试接受李澄呢?

  听了大姐的开导,伽罗还是不愿接受命运的安排,她决定给宇文邕写一封信,不管怎样,也要及时告诉他,自己和李澄定亲了。伽罗思来想去,决定找杨坚帮忙送信,杨坚倒是很讲义气,满口答应。当宇文邕收到信后,只觉得五雷轰顶,猛然起身准备回京,阻止伽罗的亲事,绝对不能让她嫁给别的男人!

  从这以后,伽罗每天都到野外张望,期盼着宇文邕的身影。杨坚很不放心,便过来探望,他早已把伽罗当成了自己的小姨子。经过深思熟虑,伽罗决定亲自登门拜访李家,直奔主题,希望李昞能取消这门亲事。伽罗的大胆让李昞吃了一惊,他很喜欢这个有魄力有胆识的女孩,便许下诺言,可以等到两年之后,伽罗年满十八岁再过门。伽罗实在无法推辞,只能应承下来。李澄在门外听得一清二楚,难免有些失望,李昞便鼓励儿子,全力追求伽罗,让她死心塌地嫁过来。

  另一边,宇文邕冒着大雨,快马加鞭往京城赶,他自小就身体虚弱,这么折腾一番,更是口吐鲜血,疲累不堪,但是爱情的信念支撑着他,一定要回去见伽罗。而就在这晚,伽罗也背起行囊,打算偷偷溜出府。不料却被般若拦下。般若气愤地指责小妹,太过刁蛮任性,伽罗一时情急,口无遮拦,她可不愿像大姐一样,嫁给一个不爱的男子!这句话戳到了般若的痛处,她狠狠地扇了小妹一巴掌,伽罗呆若木鸡,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不该在姐姐的伤口上撒盐。伽罗哭着恳求般若原谅,两姐妹重归于好。

  经过长途跋涉,宇文邕终于赶回京城,宇文觉便以此大做文章,称宇文邕无诏进京,意图谋反,即刻打入大牢!可是,宇文邕拖着病体,奄奄一息,如果再进入大牢,必死无疑。关键时刻,宇文护及时出现,他听闻宇文邕是为了伽罗才折腾成这样,不由得心生怜悯之情,不顾宇文觉的旨意,将宇文邕带回自己府上医治。

  经过太医诊断,宇文邕的病情极为严重,恐怕命不久矣!宇文邕苏醒后,自知时日无多,他反复回忆着和伽罗相处的点点滴滴,心中痛楚万分。伽罗听说宇文邕回到京城,忙不迭求着杨坚带自己去探望,可是,宇文邕故意装出一副身强体健的样子,还故作轻松地告诉伽罗,昔日那些海誓山盟的嫁娶承诺都是戏言,千万不要当真,自己真正想要的,还是温婉贤淑的女子。伽罗呆呆地注视着宇文邕,低下了头,心中一阵失落。

网络微评
? ?
胡冰卿 张丹峰  

导演:何澍培、蓝志伟

编剧:张巍

出品公司:星亿东方、希世纪、乐道互娱、湖南亚歌文化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