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身剧情介绍

1-6集

脱身第1集剧情介绍

  

  自1948年12月开始,国民政府的金圆券疯狂贬值,举国上下人心惶惶,官员们纷纷寻找后路,老百姓为了生活,也只能争先恐后的兑现黄金,因为在这乱世里,只有黄金才是最能保值的。

  监狱里有一个名叫乔智才的犯人,他年纪不大,相貌也不错,却总是邋里邋遢吊儿郎当的,头脑灵活会说话,能帮狱警们谋好处,因此警局人员也都相对的厚待于他,连放风休息的时间都比别人长。就在乔智才出去放风的时间里,监狱里其他的囚犯们因为连饭都吃不饱,终于发生了暴动,可是很快又被镇压下来,几个狱警们疯狂地殴打着囚犯,乔智才放风归来看到这一幕心里很是不忍,他知道那些囚犯多是困苦出身,并非罪大恶极,他便替那囚犯说了几句好话,可狱警根本不理会他。

  上海保密局最近也很不安宁,他们派出了大批人马满城搜查“共匪”的下落,而共产党们此时正聚在一处小楼里商讨着与另一位共产党员叶如风的接头的事。保密局的人突然来袭,顿时枪声四起,几乎将这里的共产党员全部歼灭,二十三号皮货行被大火烧成灰烬。从一个伤员的口中,保密局里的楚科长得知一个姓叶的共产党员明天从南京来上海,估计有重要情况。楚科长知道火车肯定要经过常州,因此便带着一帮手下去常州堵人。

  监狱里的有一个外号老郭的是政治犯,平时总是沉默不语,但和乔智才关系还不错,他没有靠山,又不会讨好狱警,因此总会被狱警们拎出来拷打折磨一番。这天他又在挨打,突然来了一个长官通知他说蒋委员长就要新年大赦,乔智才也在赦免名单里,可是有人不想他出去。狱警瞬间就明白了,他知道乔智才今天晚上要越狱,便想干脆趁这个机会把他乱枪打死。晚上,乔智才果然想越狱,他嘱咐了老郭几句,老郭却一反常态的求他帮自己一个忙,原来他听见了狱警的话,知道他们要乱枪打死乔智才,心想反正自己也出不去了,手里必须要送出去的东西也送不出去,不如干脆替乔智才去死,让他帮自己把箱子带出去。老郭制服了乔智才,把他捆了起来,告诉他有人想要他的命,接着又指着箱子说这是父亲给他的遗物,出去后一定要帮他交给合肥路亨德尔皮货行的叶老板手上,说完老郭便换上乔智才的衣服走了出去,果然一分钟不到就听到了一阵枪声,老郭被乱枪死了。脱身分集剧情第1集电视猫。

  第二天,老叶上了南京开往上海的火车,突然一个女人认出了他,老叶显然是认识她的,可他却偏偏说她认错了。那女人倒也聪明,看出了个中蹊跷,便也没再追问。与此同时,楚科长也带着人上了火车。

  老郭死了,警察怀疑乔智才和这事有关系,乔智才装出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替自己辩白,没想到巡警也没深究,恶狠狠的拉着他,将他推出了监狱大门,他终于自由了。重获自由的乔智才在大街上晃荡,呼吸着自由的空气,看着广阔的蓝天,像重归自由的鸟儿。

  黄俪文在火车上被一群流氓兵痞欺负,老叶看不过去了,上前喝退了那几个流氓,他顺势邀请黄俪文和他一起去二等车厢歇歇脚。楚科长也跟着他们去了二等车厢,故意坐在了两人的对面,他还挺自来熟,一边言语里试探着两人的关系,一边观察着两人,老叶也是个老狐狸,早就看出了他的用意,便故意打岔不说重点。

  另一边,乔智才晃荡进了一家成衣铺,换了身新衣服,拎着箱子去了站台。与此同时,火车已经到了上海,老叶下了火车,楚科长还缠着黄俪文想要送她,而楚科长的手下盯梢着老叶,火车站人太拥挤,老叶又换了衣服摘了帽子,人海茫茫里甩掉了他们。可是迎面却走来一个奇怪的人,老叶一眼看出他们也是保密局的密探,他当机立断掏出手枪打死他们趁乱逃跑,火车站瞬间沸腾了,人们都慌不择路的逃跑,老叶却始终没能逃出包围圈,他被打伤了,无奈只好躲进站内的库房里,忽然看到了黄俪文。老叶想自己可能逃不出去了,他急中生智把箱子给了黄俪文,拜托她把箱子给晓光,也就是合肥路亨德尔皮货行。黄俪文还没能多问几句,她就被人群挤走。为了帮助黄俪文离开,老叶继续开枪吸引密探们的注意,终于他寡不敌众,被乱枪打死了。楚科长来晚了,他看着老叶的尸体非常生气,因为这么一来这条线索就断了。脱身分集剧情第1集电视猫。

  黄俪文慌慌张张地抱着两个箱子逃出火车站,乔智才也正好走到火车站门口。慌乱中两人撞到了一起,因此两人拎错了箱子,可是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匆匆离开后,突然来了两个人说他们姜老板要请乔智才去“叙叙旧”,两人胁迫着乔智才上了车,往保密局方向开去。与此同时,保密局的领导们在开会,楚科长向来与姜科长向来不睦,这次两人又争了起来。另一边,乔智才被关进一间屋子里,闲得无聊的他便打开箱子看看,可箱子里根本没有他的东西,只有一台电报机。

脱身第2集剧情介绍

  

  乔智才立马猜到肯定是在火车站外和黄俪文拎错箱子了,这时姜科长来了,他故作热情的和乔智才寒暄,原来两人是旧相识,乔智才曾在他手底下做事。突然姜科长又话锋一转说要和乔智才算账,他说两年前乔智才因为贪污五千美金进了监狱,自己一直帮他顶着,现在他出狱了总要还钱吧,说完便甩出了一个期限,让乔智才五天筹五千美金还给他。乔智才慌了,姜科长却似猫玩老鼠般怡然自得,他压低声音,承认当时是自己想把他弄死在监狱,可没想到那政治犯竟然替他死了。

  姜科长要检查乔智才的箱子,乔智才吓得六神无主,姜科长越发的得意,他一把打开箱子,结果里面满满都是衣服,原来乔智才料到情况不好,便先把箱子藏起来了。这时行动科楚科长来了,他和姜科长面和心不合的相互揶揄,你来我去唇枪舌剑之时,乔智才的目光就没离开他那被藏起来的箱子,终于,姜科长走了。乔智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把电台机塞进箱子逃了出去。

  黄俪文没忘了老叶的嘱托,她拎着箱子去合肥路三十二号皮货行找晓光,那里正是昨天发生火灾的地方,旁边的伙计说这里的人全死了。黄俪文突然回忆起以前的种种,她竟忍不住在大街上哭了起来,乔智才正好也来了这个地方见到了黄俪文,他一时激动,拖住黄俪文要和她换包。惊魂未定的黄俪文再次被他吓到,这时保密局的人又来了,乔智才急匆匆的指引黄俪文逃出去,自己倒被那几个探子追的四处逃命,好不容易才甩掉他们坐上黄包车逃了出去。

  乔智才进了一家浴室,那是他以前的小兄弟开的,在店里他好好的洗了个澡,又理了发刮了胡子,整个人清爽多了。他换上西装,准备去街上淘几样南洋的东西。其实这一片都是他的,他乔智才可不是什么上海的平民混子,他是大名鼎鼎乔家的二少爷。在街上,他碰到一个招摇撞骗的人,自称卖的是南洋乌木锤,可乔智才一眼就看出他卖的是假货,想给他一点教训,那人一开始还耍横,小兄弟一声口哨,周遭的小商贩们纷纷扔下手里的活计来帮他们,他们都受过乔智才的恩惠,心甘情愿帮他们做事。赶走黑心商贩后,乔智才向大家打听合肥路皮货店的事,大家告诉他皮货行起火了,死了不少人,还出了个女共党,乔智才一听便猜到那女共党十有八九就是黄俪文。脱身分集剧情第2集电视猫。

  黄俪文现在被保密局通缉了,在哪都待不安稳,楚科长更是下了死命令,今晚一定要查到她。黄俪文好不容易混过了搜查,她去了一个老旧胡同,那是她以前的家,可是那里早已人去楼空,只有一个邻居萧奶奶还在,萧奶奶告诉黄俪文她的妈妈和妹妹前阵子都搬走了,黄俪文有些伤心,正准备离开时,萧奶奶拉住了她,让她就在这住一晚。晚上,黄俪文打开箱子,发现里面有一叠英文,上面写着镇宁邨乔宅,还有其他的一些信息。第二天,黄俪文就带着箱子找去了镇宁邨,镇宁邨是上海著名的富人居住区。在那里她碰到一个姓钱的太太,虽然热心但很八卦,黄俪文便问她这里有没有姓乔的人家,钱太太知道她说的应该就是邨尾的乔老爷,她嚷嚷着要带黄俪文去乔家,与此同时,有一位风尘打扮的林太太也正在这里看房子,她看到了黄俪文,瞬间呆住了,原来黄俪文正是她的大女儿,母女俩久别重逢,她当即决定买下这套房子立刻搬过来。

  乔智才摇身一变竟成了南洋海归,说这两年都在南洋做生意,昨天才坐灿南号轮船回国的。家里的佣人桂芬把这消息告诉乔太太,此时乔太太正在和钱太太几人打牌,钱太太正在嚼林太太和黄俪文的舌根。乔太太听到消息后高兴极了,立马出门去接儿子,走到门口正好看见林太太大包小包的搬家,看到她还很热情,可乔太太很不喜欢这种风尘气的女子,白了她一眼就走了。另一边,黄俪文正在看今天的报纸,她呆呆地看着报纸上大大的“共匪”二字,忽然间想起了晓光,晓光一去不回,她又想起了老叶,老叶却死在了火车站。

  共产党成员们在邮局里有人,他们通信件来传达消息,最新指派下的命令是让他们火速查清黄俪文的下落,找回老叶的皮箱。与此同时,乔智才回家,乔老爷和乔太太都非常高兴,他家里还有大哥大嫂,总是是书香门第,名门贵族。家里为他准备了丰盛的菜肴接风洗尘。席间,乔智才谎称自己在南洋做的是水果生意,还说要找保密局的姜科长算账,因为两年前他自己黑了一笔钱钱,却害自己顶罪。另一边,林太太询问黄俪文这些年过得怎么样?看到女儿手上的戒指和悲伤的神色后,她便以为俪文是受了情伤,准备好好抚慰一下她。第二天,林太太就带着黄俪文去街上买布料做新衣服,黄俪文选了一块布料让店家把布料送到邻居萧奶奶家。萧奶奶家早被楚科长等人盯上了,因此布料并没有送过去,反而落在楚科长手上。脱身分集剧情第2集电视猫。

  第二天吃饭的时候,乔智才感觉到气氛不太对,原来报纸上报导了灿南号沉没的事,这么一来乔智才的谎言就不攻自破了。乔老爷追问他这两年到底干什么去了?乔智才无奈只好告诉他们自己蹲班房去了。乔老爷勃然大怒,乔家书香门第,怎么能出现他这样败坏家风的人?乔智才也生气了,眼看父子俩要吵起来,乔太太连忙拉开了他们。突然下人来报说镇宁邨住户们要开会,乔老爷也要去参加。会上钱太太告诉大家镇宁邨来了户不正经的人家,也就是黄俪文和林太太她们,住户们都觉得她们不正经,想赶走他们,大家推举乔老爷去和林太太商量商量,最好把他们请出去。

脱身第3集剧情介绍

  

  乔老爷在众住户的推举下,只好准备去林太太家看看,乔太太免不了有些担心,怕乔老爷应付不了那样的“风尘女子”,死活要让乔智才跟着乔老爷一起去。乔老爷敲开林太太家的门,林太太娇滴滴地打开门,一见到乔老爷却呆住了,亲热的喊了声“墨耕(乔老爷的名字)”原来两人之前就认识,似乎还是青梅竹马的样子,乔老爷突然面有愧色,急急忙忙的离开了,乔智才倒对这林太太还有她与父亲的往事很感兴趣,因此留在林宅和林太太说话。

  林太太兴高采烈地和乔智才说她和乔老爷的往事,就在这时黄俪文回来了,林太太热情的向乔智才介绍。乔智才看到俪文异常的兴奋,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他本还忧愁着该去哪里找她,没想到她竟自己出现了。黄俪文也不知是真不记得还是假不记得,对乔智才竟有些避而远之,乔智才只好找机会把拿错箱子的事告诉她,黄俪文这才恍然大悟,两人约定了时间把箱子换回来。然而,保密局的楚科长已经查到了黄俪文的住址,他们正一刻不停的盯梢着她。脱身分集剧情第3集电视猫。

  镇宁邨其他的住户都在等着乔老爷的好消息,可乔老爷却悻悻地回来了,他没能如住户们的愿赶走林家母女。正在乔老爷被钱太太她们逼得无话可说时,林太太却突然来了,她倒很自来熟,可女人的直觉让乔太太一见林太太就不喜欢,眼看着就要发火了,乔智才连忙出来解围,他说父亲和林太太是在为自己的事操心,因为他看上了林太太的女儿黄俪文。乔太太表面上没有发作,可她一眼就看出这是儿子为了给父亲解围而编出的假话,待住户们都走光了,她狠狠地训斥了儿子一通。

  姜科长突然找来了乔宅,问乔智才要那五千美金,乔智才手头没钱,只好求他宽限到明天。姜科长却一直咄咄逼人不肯松口,乔智才终于怒了,其实贪污那件事他完全是被姜科长陷害的,是姜科长勾结日本人吃里扒外,最后却把罪责全推到了他头上。另一边,阿娥不知从哪帮林太太请了两个电工来修电灯,那两个“电工”在林宅翻箱倒柜,原来他们是保密局的密探假扮的。

  姜科长欺人太甚,乔智才忍不住说自己有他贪污的证据,完全可以去告发他,可姜科长根本就没带怕的,他竟然直接冲进了乔宅翻箱倒柜,乔智才拦都拦不住。乔太太听到动静后款款走出卧室,她埋怨乔智才不懂事,明明陈市长等领导今天要来家里吃饭,为什么还领人来家里?言外之意就是他们乔家和市长等人都有联系,别妄想在这里闹事,姜科长还真被吓住了,便暂且放过了乔智才。脱身分集剧情第3集电视猫。

  密探们在林宅偷偷安了监听器,监听着他们的一举一动,黄俪文也不知道。这时阿娥带来乔智才的消息,说这乔二少爷根本就没有去南洋做生意,而是蹲了班房,是一个政治犯。林太太被吓到了,她知道政治犯是最严重的,因此改变主意不愿让女儿和他交往了。密探们通过监听器记录下母女俩的对话,他们对乔智才也产生了兴趣,因此决定去查清他的底细。与此同时,共产党员们查出了黄俪文的身份,原来她是张晓光的妻子,本在武汉生活,这次组织特批回上海探亲的。

  乔太太和乔大少奶奶出门看医生,命桂芬看好乔智才,不许他出去。另一边,姜科长在镇宁邨养了个情妇,正准备和她寻欢作乐时却无意中看到乔智才翻墙出来了,手里还拎着一个箱子,他急得立马扔下情妇就跟了出去。与此同时,黄俪文也拎着箱子出门了,她和乔智才是约好了来交换箱子的,殊不知楚科长也在一边盯着他们。

脱身第4集剧情介绍

  

  乔智才和黄俪文鬼鬼祟祟的交换箱子,殊不知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被楚科长的监视着,而他也已经调查清楚了乔智才的身份,这时姜科长也追上来了,将他们俩堵在了巷口。乔智才灵机一动谎称自己是去火车站接人的,姜科长知道乔智才软硬不吃,便转而开始逼问黄俪文,没想到黄俪文的嘴也很严,他一怒之下要把两人带回保密局,乔智才怕黄俪文害怕,忙装作妥协的样子表示愿意打开箱子给他们检查,趁他们不注意时连忙逃跑,姜科长一行人赶忙追上他,强行打开了箱子,那里面装的是乔智才掌握的姜科长贪污的证据?姜科长觉得自己被耍了,气得打了他一顿,还抢走了箱子。

  乔家正准备开饭,林太太突然上门来了,乔老爷吓得手足无措,可这次林太太倒真不是为了乔老爷来的,原来是阿娥看到俪文和乔智才一起拎着箱子走了,她以为两人是私奔去了,因此才急匆匆地来找人的。乔太太很不高兴,语气也不怎么好。与此同时,乔智才和黄俪文刚刚逃出险境。姜科长为了毁灭证据把乔智才的箱子抢走了,现在黄俪文的箱子被换回来了,乔智才自己的箱子却没了。黄俪文很有些愧疚,乔智才怕她在这大街上磨磨唧唧会有危险,便凶巴巴地赶走了她。

  共产党员们得到消息,著名科学家乔礼杰要回来了,作为“归省计划”的关键人物,他们一定要争取留住乔礼杰。与此同时,楚科长派人在大街上抢走了黄俪文的箱子,俪文吓得大声呼救,突然街头冲出一个义士,帮她抢回了箱子。那人长得和乔智才一模一样,不过一身西装,动作优雅,讲话轻声细语,比乔智才正经多了,原来他就是乔智才的同胞弟弟;乔家三少爷;著名科学家乔礼杰。黄俪文被警察带回去调查,只好把箱子交给乔礼杰暂时保管一下,等她从警局出来后,却又在路上碰到了乔智才,俪文上前去问他要箱子,乔智才一头雾水,不知她在说什么?原来黄俪文把乔家双胞胎兄弟给弄混了。脱身分集剧情第4集电视猫。

  乔礼杰带着回到家里,家里人开心极了,兄弟俩虽然长得一样,可性格完全不同,乔礼杰可比乔智才听话多了,读书又好,一直是乔家的骄傲。见弟弟回来了,乔智才也同样高兴,可这两兄弟虽然感情深厚,却总喜欢斗嘴,这次一见面乔礼杰又揭了乔智才的老底,原来乔智才这次特赦出狱还多亏了乔礼杰的斡旋,帮他减了两年的刑期。吃完饭后,乔智才看到了黄俪文的箱子,便好奇问了几句,乔礼杰说是这一个女士请他保管的。

  林太太始终以为黄俪文是受了情伤,为了教导她,她便把自己的故事告诉了她,原来她以前和乔老爷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恋人,说好了一起私奔,可他却临时反悔了。林太太说了一大堆,就是为了提醒她乔家的男人不能信的。为了以防万一,她还让阿娥去偷俪文的箱子,可惜被俪文抓个正着。她这才想起自己的箱子还在“乔智才”那呢,她连忙去要回箱子,一出门正好碰到乔智才。乔智才觉得黄俪文是故意把箱子送来的,为了让他家背黑锅,黄俪文本就有愧,因此也不再辩解,只想尽快要回箱子。乔智才回家想把箱子送还给她,一时好奇他打开箱子看了一眼,发现里面竟是一台电台机。正好现在乔礼杰要出去参加宴会,他便想趁机把箱子送回去给俪文,没想到乔礼杰突然折返,将他抓个正着,他拿走了箱子准备亲自归还给黄俪文。脱身分集剧情第4集电视猫。

  乔礼杰来到林家,黄俪文把他错认成了乔智才,语气很不客气,林太太出来了,她也认错了人,把乔礼杰请进自己家,想跟他好好谈谈两人婚事的事。乔礼杰被弄的一头雾水,什么私奔,什么婚事?他完全不知道林太太在说什么。林太太也生气了,觉得他在故意逃避,一怒之下竟骂他和乔老爷一个样子:不负责任,始乱终弃。乔智才看着乔礼杰进了林宅,他得意洋洋的回家,没想到一家人却正襟危坐地等着他,乔太太叮嘱他不许和林家的女人有任何的联系,乔智才忍不住笑出声来,他说自己倒不会再跟林家女儿有联系,可现在老三却正在他们家做客,还特别促狭的领着乔太太去林宅堵人。母子俩果然在林家看到了乔礼杰,现在黄俪文和林太太蒙圈了,怎么有两个“乔智才”?

  林太太看黄俪文整天魂不守舍的,又是担心又是害怕,一步不离地跟着她,另一边,乔家一大家子吃饭,一家人似乎都更喜欢礼杰,毕竟听话又聪明,还是大科学家,尤其是小气的大嫂,总是拿话揶揄乔智才。突然佣人发现门口扔来了一个纸包,纸上写着17号,里面包着竟然一颗子弹,乔智才一看就知道那是姜科长送来的,因为他曾威胁自己17号之前必须把五千美金拿出来!乔智才怕家人担心害怕,便谎称那是硬糖,准备自己想办法对付姜科长。

  保密局里楚科长又和姜科长争了起来,他言语里直指姜科长贪污受贿,姜科长虽然嘴上不承认,可心里早就恨他恨得牙痒痒,只能在工作上故意给他点气受。楚科长派人去镇宁邨贴大字报,只要交出共产党电台的人,奖励两根金条。大字报贴出后,镇宁邨一时间议论纷纷,乔智才也留了心。

脱身第5集剧情介绍

  

  阿娥带来消息,说有的居民区在搞“自查”,要是碰到黑户或者什么身份不明的,立马赶出去,黄俪文听着有些害怕,连夜拎着箱子出门,正好遇见乔智才,他也拎着箱子,黄俪文猜到乔智才是要拿箱子去换金条来还债,一时情急就埋怨他不该这么做。两人在街上吵了起来,突然保密局的密探来了,把他们俩齐齐抓走。

  两人被蒙着头绑进了一间黑屋子,没多久楚科长走了进来,他皮笑肉不笑的坐在两人面前,问他们俩来上海是又要执行什么任务?两人都开始装无辜,俪文说自己是回来探亲的,什么都不知道。楚科长老奸巨猾,他故意提到了老叶,乔智才忽然想起老郭让就是让自己把那包神秘物件交给这个叫老叶的人。楚科长见两人都不说话,便命手下拿枪指着他们,危急情况下,乔智才灵机一动,他将计就计地把姜科长也扯了进来,说自己半夜出来是有东西要交给姜科长。楚科长不太信他的话,他直接拨通了姜科长的电话,让乔智才和他通话,乔智才便把这里的地址报给了他,姜科长听得一头雾水,但考虑到自己还有把柄在乔智才手上,他仍旧去了那里。姜科长一和楚科长见面,气氛立刻剑拔弩张,乔智才还时不时添油加醋般的插上几句嘴。楚科长一时间占了上风,可万万没想到,姜科长却掏出了一张调令,上头竟然要把楚科长调走。楚科长见到调令,顿时没了气焰,他忍气吞声的带着手下离开。

  姜科长走到乔智才面前,他笑里藏刀地说那五千美金不用还了,因为现在他打算杀掉乔智才和黄俪文,乔智才急了,没想到姜科长竟这么心狠,连黄俪文也不放过。黄俪文情急之下忙说自己有办法帮他填平五千美金和亏空的账,因为她就是做会计的,姜科长贪财,果真被黄俪文说动了,他暂时放过了两人。保下命来的乔智才对黄俪文刮目相看,现在自己又欠了她一个大人情,他让俪文说一件事,自己能帮的一定帮,不然他心里过不去。黄俪文想了想,问他能不能帮自己找到“组织”,也就是共产党成员们,虽然这样的事不方便牵扯外人进来,可乔智才想到老郭托付自己的事还没办完,估计与这“组织”也有关系,因此很热心的答应了。脱身分集剧情第5集电视猫。

  姜科长决定让黄俪文帮他填平账目,因此对两人换了脸色,不仅放他们走,还承诺必有重谢。两人离开17号仓库,在街头分别,乔智才笑着问黄俪文,他们这样应该也算是生死之交了吧,黄俪文点了点头。忽然她想起了乔智才那个优秀的弟弟,她忍不住告诉他,他的家人并不是不喜欢他,只是他和家人不一样而已,乔智才忽然的有些感动,因为这番话的确说到了他的心坎上,从小自己就不如弟弟,家人看上去也似乎都更喜欢弟弟,而黄俪文的这番宽慰,的确让他感动。

  两个共产党成员秘密会面,商量着“归省计划”的进展,最重要的就是争取到科学家乔礼杰,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留住他。另一边,乔智才也听到了风声,最近抓共产党抓得紧,他有些害怕,忽然他想起了老郭临死前交给他的那个东西,说是要给合肥路皮货行的叶先生,可黄俪文又说叶先生牺牲了。乔智才在家里翻到了那件东西,忽然间他想去帮黄俪文打听打听那神秘的“组织”,大嫂却拦着不让他出门,因为乔太太发了话,让他老实一点待在家里。结果被乔智才吓唬了一通,老老实实地放他出了门。乔智才直奔原来的监狱,找到一个熟悉的狱警,想让他开个后门,让自己去监狱里找几个政治犯聊聊。正说着,一群学生被狱警们连打带推的关进了监狱,狱警说这些学生不好好读书,偏要参加共产党,所以被抓进来了。脱身分集剧情第5集电视猫。

  乔智才觉得去问这些学生更有用,因此弄了身学生制服,混进一群正在喊口号,准备游行抗议的学生里,还和一个领头的学生搭上了话,两人边走边聊,突然对面又来了一群游行的学生,那领头学生问乔智才到底是哪一派的?乔智才随口胡诹说自己是保密局的,那学生倒乐了,原来他是党通局的,两人算是一伙。一场莫名其妙的游行完了,他还是不懂黄俪文说的组织到底是什么样的。

  乔智才在火车站报童那买了三份报纸,接着又神神秘秘的问他有没有共产党的秘密小报?报童拿了一份给他,在街边看报时,他看到了镇宁邨的王大律师,联系自己这两日对共产党的了解,他觉得是王律师应该共产主义人士。他赶忙回去兴冲冲的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俪文,说找到她的组织和同志了。

脱身第6集剧情介绍

  

  乔智才带着黄俪文一路跟踪王律师,可没过多久就跟丢了,乔智才总结了一下他们的失败原因,那就是缺了一辆脚踏车,所以没跟上他。回家后,乔智才就找了个借口,说自己在甘肃路上找了份工作,要脚踏车去上班,死活把乔礼杰的脚踏车要了回来。

  第二天,乔礼智才骑着脚踏车带着黄俪文再次去跟踪王律师。乔智才这人吧一高兴就容易嘚瑟,他骑着车带着俪文又忍不住嘚瑟,结果撞上了另一辆自行车,把车给撞坏了,王律师再次被跟丢了。好不容易修好车,天色都晚了,两人只好回镇宁邨,正在家门口告别时,好巧不巧的遇到了王律师,只见他径直去了唐医生的诊所。唐医生开的是妇科诊所,两人刚刚进去,钱太太却领着乔太太还有王太太一起闯了进来,情况一时突然很尴尬:乔智才带着黄俪文进了妇科诊所,这想让人不想歪都难,更尴尬的是钱太太从王律师怀里抢过了一张妊娠的体检单。王太太立马明白了,原来是王律师在外头的女人怀孕了。夫妇俩在诊所里吵了起来,黄俪文和乔智才趁机离开了。黄俪文觉得有些对不起乔智才,因为自己总是给他带来麻烦,可乔智才却不在意,他还兴冲冲地告诉黄俪文,一旦有了新情况,两人还是去老地方见面。

  乔智才急匆匆地赶回家,乔太太这次真生气了,她要回了乔智才的脚踏车,表示不会再管这个不听话的儿子。接下来的几天,乔智才都做出一副乖巧听话的样子,想哄乔太太高兴,还主动帮父亲去买药,可是在买药回家的途中,一个人用枪把他劫持了。另一边,唐医生突然来到林宅,说要给黄俪文检查身体,俪文一头雾水。唐医生却很淡定,他一边装作给俪文检查身体,一边递出了一张剪报,剪报上是关于共产主义和“组织”里的人的事。原来唐医生才是组织里的人,可黄俪文不想再牵扯进去,她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唐医生便索性喊了声“张太太”,黄俪文的眼眶瞬间红了,她颤抖着问晓光真的遇难了吗?原来她就是“组织”里张晓光同志的妻子。为了怕被人窃听,他们俩通过写字交流,唐医生告诫黄俪娜要谨言慎行,要远离乔智才。脱身分集剧情第6集电视猫。

  乔智才被蒙着头带进了一片林子,那人吓唬他,质问他认不认识黄俪文,乔智才虽然害怕到了极点,却仍旧死咬牙关不肯说。他以为是又楚科长搞鬼,一怒之下竟也不再害怕,他破口大骂不止。可离奇的是在他大骂过后,那人却没有杀乔智才,只是将他打晕在地,待他醒过来,那人早就走了。

  另一边,唐医生把一切都交待完后,黄俪文送唐医生出去,林太太在房门外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又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真以为俪文怀孕了。黄俪文和她说不清,正恼恨之际,乔智才却来了,原来他遭到绑架后就一直担心着俪文,一心想来看她有没有出事?见黄俪文没事,心里便放心多了,可俪文却一反常态,一方面是唐医生的嘱咐,另一方面她也不想再被误会,只好对乔智才敬而远之。乔智才见黄俪文态度反常,只好闷闷不乐地回家,可家里的气氛也不好,大哥看出乔智才心情不好,本想缓和一下气氛,可父母和乔智才都不领情。饭后,大哥劝他趁早跟黄小姐断了,可乔智才听了后更生气了。

  这天弄堂里突然来了一个极其威风的年轻人,骑着特别威风的摩托车,还带着一个特别漂亮的姑娘。姑娘下了车,径直去了林宅,原来她就是林太太的二女儿费俪娜。回到家里,林太太高兴极了,黄俪文也很开心,可费俪娜却和黄俪文素来不和。她告诉林太太送她回来的年轻人叫巫云甫,是广州认识的王牌飞行员。脱身分集剧情第6集电视猫。

  姜科长又找上乔智才,原来他用的债券需要债权人签名,而债权人就是乔智才,现在他要带乔智才去见六爷,让他的顶头上司来解决这件事。乔智才跟着姜科长去见六爷,那是上海最大的舞厅,费俪娜就是那里的头牌——舞国皇后。费俪娜当众宣布她要嫁人了,今天舞厅的压轴节目就是拍卖她的最后一个吻。与此同时,六爷问起乔智才两年前纱厂亏损的事?乔智才忙说不知道,不过他脑子反应极快,立马接着又说当时纱厂效益不好,是姜科长说实业赚钱不盈利,所以要买金融债券来赚钱,所以他用了一大笔钱来买投资这些。六爷笑而不语,他提出要乔智才来自己这做事,乔智才懵了,第一反应就是拒绝。与此同时,拍卖正在火热展开,乔智才只顾着拒绝六爷,却忽略了手上的拍卖牌,无意中竟拍下了俪娜的香吻。全场沸腾,乔智才懵懂地被推上了舞台,费俪娜说要么接受吻,要么一口气干了这瓶白兰地,乔智才很为难,嘴上说着不会喝,手一把抢过酒喝了下去。

  妈妈拿着俪娜的化妆品给黄俪文用,她又问起了她和乔智才的事,黄俪文无奈地再次解释自己和乔智才真的没有任何关系。林太太还是不相信,黄俪娜气得冲出门外,没想到乔智才正喝醉了坐在路边,他抛着硬币测试着俪文是不是讨不讨厌他?原来他真的很在意俪文对他的态度。黄俪文问乔智才怎么不回家?乔智才却问黄俪文讨不讨厌他?

网络微评
? ?
脱身
分享到:
陈坤 万茜  

导演:林柯

编剧:汪启楠、王琼

出品公司:星易和影视、东申(上海)影业、海宁视点、工夫影业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 北京体彩十一选五前三 河南体育彩票网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三分彩官网 天津快乐十分前三组选走势图 五分彩是什么 北京快乐8上下盘怎么玩 安徽快3走势图
十一选五内蒙古 可以赢钱的游戏 真人博彩 三分彩官网开奖结果 十三水 游戏规则
排列五 重庆时时彩到底有多假 湖南快乐十分前一走势图 网球比赛视频直播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